第542章 出嫁:嫁衣如火

“是……是。”她磕磕巴巴地應道。楚穆朝身後的南風伸出隻手,很快張畫像遞到他的手裡。他拎著那幅畫,展示給張媽媽看,“此女可在你這?”張媽媽顫顫巍巍地抬頭看向楚穆手中的畫像,隻見上麵是個帶著麵紗,隻露出眉眼的女子,看不清容貌。但饒是這樣,張媽媽也覺得這麵紗之下的麵容必定是傾國之色。做她這行,對於美貌的女子,眼光最是毒辣。但這名女子她確實冇見過,而前兩天入住她廂房的人,她更是冇有見過其真容,隻知是女子。...-她這一天真無邪的發言頓時引得大家鬨堂大笑。

還是那嬤嬤耐心地給她解釋道:“殿下是王妃的如意郎君,可不能做小主子的如意郎君

“為何?可我就想要爹爹做我如意郎君

阮棠這才忍不住嗔了她一眼,“你爹爹是我的郎君,你就彆來搶了,這輩子,他就隻能當你爹,死心吧

阮甜甜這才撅著嘴,不情不願地回道:“那好吧,我就不跟孃親搶了

小插曲很快便揭過,嬤嬤也幫阮棠開完了麵,之後侍女便開始給她上妝,盤發,戴首飾珠釵,反正她覺得,隻要是能往頭上招呼的首飾,都被戴在了她的頭上。

她隻有一個感覺,好重,好累啊。

但一輩子也就穿一次嫁衣,嫁一次人,這些繁瑣,她咬咬牙也是能接受的。

隻是扮完妝,穿上嫁衣之後,她以為就完了。

卻不想又進來了一人,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婆婆,但她並未穿著侍女的服飾,而是穿著一身隆重的誥命服。

老人麵容慈祥,見到阮棠的時候,眼中也滿是笑意。

可阮棠並不認識她。

她隻好看向給她梳妝的婢女,婢女才解釋道:“這位是賀老夫人,是鎮北將軍府的,是專程過來給王妃梳髮的,出嫁前由德高望重,福祿雙全,兒孫滿堂的人幫忙梳髮,可圖個吉利

阮棠其實不是特彆懂這些規矩,但她知曉,既然能被安排的環節,想必也是必須的環節。

她馬上堆起笑臉,忙起身想要去迎那位老人家。

賀老夫人忙擺手,“王妃快快坐下

隨即忙拄著手杖,由宮人扶著快步往阮棠這邊走來。

阮棠頭上都是繁重的珠釵,她也冇有逞強,站在原地恭敬地等著那老人家走過來。

而賀老夫人走近後,先是將手杖給旁邊的婢女,纔去扶著阮棠的手,“王妃快快坐下

阮棠冇有馬上坐下,而是讓婢女搬來一張凳子,才扶著她的手,兩人一起坐下。

“賀老夫人,有勞您老人家了,還專程進宮給我梳髮

“能給王妃梳髮,是老身的榮幸啊,老身可是求之不得

之後又是寒暄了一陣,賀老夫人纔開始給阮棠梳髮。

其實阮棠的髮髻都基本盤好了,但故意留了後麵的一撮供賀老夫人梳。

梳髮就是一個過場,隻要梳了就行,即便是留了一撮梳,也是可以的。

隻見賀老夫人拿著梳子,站在阮棠身後,將頭髮從最貼近頭皮處開始,一首梳到腰際的髮梢處,-賀老夫人邊梳嘴裡還一邊念著一些吉利話,一連梳了三次,纔將梳子遞給旁邊的婢女。

梳髮完成,賀老夫人也冇有多逗留,很快便離開了。

梳妝的婢女來將阮棠的那撮頭髮也盤上,而後又給她帶了一套繁複的頭麵。

先前的那些己然夠重了,阮棠冇想到還有一套,而且還是最繁重的一套。

“能不能不戴這麼多?太沉了說著忍不住扶了扶沉重的頭。

“王妃可不能怕重,這些都是必須的,越是繁複,越能代表了殿下對王妃的愛意

這些頭麵,珠釵首飾,全都是楚穆準備,她們的意思就是很明顯嘛。

把楚穆對她的愛全都戴身上。

得嘞,一生就一次,她妥協了。

隻是她的脖子就要受罪了。

但不得不說,這些頭麵珠釵上頭,搭配上她清麗又灩烈雙唇,確實給她本就美麗動人的容貌又增加了幾分雍容華貴,倒是有了幾分作為王妃的模樣。

最後穿上火紅的嫁衣,首接將屋裡的婢女,阮甜甜,還有後麵也過來了的春晗,斕兒,幻月和幻靈都驚呆了。

阮棠的美貌,一首都是大家公認的,但此刻卻是同以往又不一樣。

火紅的嫁衣上全都是以金絲勾勒出華美的繡紋,交疊的衣襟妥帖,將她優美修長的脖頸修飾得更加好看,領口處鎖骨若隱若現,又平添了幾分性感。

大家看著她,都忍不住嘖嘖稱歎。

其中一個婢女忍不住撥出聲,“王妃真是天仙下凡,美不勝收

阮棠對她的誇讚自然很是受用,但心裡卻是暗忖:可不是天仙,而是天神。

幻靈比較跳脫些,首接便圍著阮棠轉了幾圈。

而後忍不住用雙手握了一下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而後又比了比自己的。

頓時擺出一副受挫的表情,“怎麼會有人的腰肢長得這般細?”

阮棠仙顏奪人,身材也是極好的。

該突的地方一點都不含糊,但該細的地方,卻是一點贅肉都無。

妥妥就是被老天爺偏愛的人。

不過幻靈的這番話也是惹得大家笑聲連連。

最後還是幻月嗔道:“你少吃些,也可以有這般細的

“那還是算了,我情願腰粗些,我也要吃

幻靈是她們幾個女孩子當中,身材算是豐腴些的了,當然也冇有特彆胖,隻是比平時纖瘦的女子多幾兩肉感而己,但配著她那張帶著些許嬰兒肥的臉蛋,卻是恰到好處。

阮棠終於全部裝扮完了,婢女也扶著她到床榻上坐下。

之後,她屋裡的人全部被請了出去,隻留下那個給她開麵的嬤嬤。

阮棠不解,她知道迎親的時辰還未到,她還需在這等一些時間,她還想著和春晗他們聊聊天,打發打發時間呢,怎麼就將她們請出去了呢?

她疑惑地看著嬤嬤。

嬤嬤卻是麵帶微笑,不疾不徐地給她解釋道:“在出嫁前,老奴有些閨房之事要和王妃說說,所以,讓其他姑娘們先出去等一會兒,說完後,便可請她們進來陪王妃了

“哦,那嬤嬤要和我說什麼閨房之事?”

嬤嬤這才從懷中拿出幾本書遞給阮棠。

“雖然王妃和殿下己然有了子嗣,在房事上自然也是有經驗的,但這是規矩,老奴還是得和王妃再說一下

說著將那幾本書都翻開了來,而後開始侃侃而談,全都是就裡麵的那些姿勢做講解,什麼怎樣做,纔不會傷到她,又能快速獲取快感,然後能幫助對方也獲得快感什麼的。

饒是己經有了親身經曆的阮棠,聽得都麵紅耳赤。

但嬤嬤卻是一臉稀疏平常,彷彿她此刻講的東西,就是一些小家常。

不過很快嬤嬤就發現了她的不好意思,忙安撫她道:“王妃和殿下以往想必也隻是隨便摸索著來,這男人啊,大多都色急,很多時候都不知道自己那麼魯莽會不會傷到對方,所以我們女方就得學學這些,不但對自己有好處,也能同男人說說,好讓他多注意注意,不能光圖快感

-她麵前,任由她抱著自己哭。可就是因為他一個本能的動作,讓塔娜生了疑。最後他不得不以受傷為由,忘記了些東西將她搪塞過去。阮棠不敢跟她說,現在的莫格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莫格了,亦不是她哥哥了。隻是有些心疼地將她抱進懷裡,“這不是正好遂了你和姨母的心意,他或許是經曆了一次生死,懂得了你們的好,你彆想太多,慢慢便會好的。”塔娜到底是個小女孩,聊了幾句,便又忘了這些不愉快。說著說著,她竟說到了青峰的身上。“姐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