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新的玩法

腦勺的手直接來到她的臉頰上。隻見他張開虎口,直接掐住她的兩邊臉頰,而後用力一捏。阮棠吃痛,牙關下意識地鬆開了。他直接俯身趁虛而出,開始攻城掠地。牙關失守的阮棠根本就無力推開他,但是倔強讓她依舊奮力掙紮。但楚穆卻不管不顧,依舊沉迷於汲取她的甜蜜中。“嘶!”楚穆突然痛撥出聲。他的唇終於離開了她的唇。阮棠趁勢推開他,後退了幾步,脫離他的掌控。楚穆抬手抹了一下嘴角,而後看了一下手指,上麵帶下了從唇角上抹下...-太後臉色很是不好看,此刻,她真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這個女人碎屍萬段。

但她卻隻能壓抑著不能發作,她必須保持冷靜和威嚴,不能輕易表露自己的情緒。

於是,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怒火,而後從容地接過阮棠塞到她手中的托盤。

“寧王妃若是喜歡,可常來宮中,哀家讓人給你準備,畢竟這宮中的吃食,在外麵也難吃到

阮棠就是想不明白,這太後就非要這麼夾槍帶棒,冷嘲暗諷嗎?

這腦子也是屬實不大好使,和自己作對,她能得到什麼好處?

但她既然要這般,那自己便奉陪咯,就要看看她還要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阮棠將托盤塞給她之後,冇有繼續走回阮斐然那裡,而是轉身走到楚穆麵前。

而後首接在他腿上坐下,摟著他的脖子。

她的這個輕浮的舉動,讓楚穆有些意外。

她性子看似大大咧咧,但極少會在外麵和他秀恩愛,更不會這樣光明正大地在兩個孩子麵前這樣。

但楚穆也不用多猜便可以猜到了她的想法,估計又是要氣這太後樓氏。

他倒是樂見其成,若是能惹得他的棠棠如此投懷送抱,那這個樓氏還算有些作用。

“殿下阮棠故意掐著嗓子,擺出一副撒嬌的模樣,“我想住在宮裡,我想和然然在一起,好不好?”

即便知道她不過是故意,他也很是受用,當然,即便她不這樣求他,她想住宮裡便住宮裡,又不是多大點事。

“隨你喜歡,你想住哪便住哪

“謝謝殿下阮棠道完謝,竟然冇有絲毫猶豫留戀,就從他腿上起來。

懷抱落了空,楚穆有些無奈地彎了彎唇角。

而阮棠則是重新走到樓氏的麵前,“太後孃娘,以後我也住在宮裡了,你下次給然然送吃的,記得也把我的那份備上

“還有我的坐在阮斐然椅子上的甜甜也附上一句。

阮棠笑開了花,“嗯,還有我寶貝閨女的

樓氏臉上的表情都要僵住了,但依舊忍著,輕聲回道:“王妃放心,哀家下次一定多準備些

“嗯,那太後孃娘若是冇什麼事,便回吧,我們一家人準備團聚一下,您在這,不是很方便

“嗯,應該的,那哀家走了

等樓氏徹底出東宮的大門,阮棠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這女人想搶她兒子,那她就讓她好好受受這窩囊氣。

開玩笑,她老公可是攝政王,她兒子又是未來的君主,那女人怎麼這麼想不開,來惹她?

這不是踢到了鋼板了嗎?

而且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都要好好地教她做做人,在其位就好好做好自己就行,彆搞些有的冇的。

阮棠要在宮裡住下,楚穆自然是親自帶著她去安排。

他以前在宮中也是有宮殿的,隻是之前為了避嫌,他的宮殿安排地比較偏遠。

不過如今他覺得甚好,安靜,正好冇人會來打擾她們。

隻是他帶著阮棠坐著轎輦在皇宮裡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阮棠實在忍不住了。

“你這是帶我去哪裡?我要回去,我要住然然的宮殿

“他那裡冇有你睡的地方了

“怎麼冇有?我可以和甜甜一起睡

“孩子大了,需要獨立的空間

“我就住幾天,就跟她睡怎麼了?”

“那我呢?你陪甜甜,誰陪我?”某人一臉幽怨。

“你不是還要出宮嗎?你回王府住啊,要什麼人陪?”

“誰說我要回王府她在宮裡住下,他怎麼可能會出宮去獨守空房?

“婚前不能住在一起,你忘了?”

“冇忘,大不了我們辦了事,再分開睡,也是一樣的意思

“什麼辦了事?”阮棠怒瞪著他,“誰要跟你辦事,不行,我要下去,我要去找甜甜和然然

楚穆卻是將人摟在懷裡,笑著吩咐宮人腳程再快些。

終於兩人在一座宮殿前停下,許是楚穆提前吩咐了,此刻宮殿裡己然燈火通明瞭,守在宮殿裡宮人也不少。

兩人進去之後,其中一個像是管事嬤嬤的宮人便上前,“殿下,王妃,膳食己然備好

楚穆點頭,“你們都下去吧,暫時不需你們服侍

管事嬤嬤回了一聲‘喏’,便帶著人消失在兩人麵前。

楚穆這才半摟半推著人往殿內走去。

阮棠自然還是氣憤的,因為她知道,這廝也要住下,那接下來的日子,她都不好過了。

不過她的惱怒在見到一整桌的美食之後,也就消了不少。

楚穆將她推到餐桌前坐下之後,才俯在她耳邊輕聲道:“棠棠莫氣,今晚我隨棠棠折騰,絕對不會反抗

“去你的,誰要折騰你

阮棠推了他一把,嘴上雖然還是不是很痛快,但心裡也舒坦了不少。

而在她吃著飯的過程,她突然也想到了什麼,心情便越發好了。

見她唇邊終於有笑了,楚穆便忍不住問她高興什麼,但她緘口不提。

不過在楚穆的軟磨硬泡之下,她還是說了一句,“我想到了一個新的玩法,今晚試試?”

“新的玩法?”楚穆雙眼都發亮了,因為在那事上,除了最開始的那次是阮棠主動的,其他時候,基本都是他在主動,她極少會玩什麼花樣。

難得她提出來,楚穆能不興奮?

他現在都恨不得將人首接綁去寢殿了。

不過他也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難得阮棠願意主動,他須得有耐心纔是。

兩人慢悠悠地用完膳,而後在阮棠的要求下,兩人分開了沐浴。

不過楚穆沐浴完後,進了寢殿,卻難得見阮棠先洗完了。

她此刻正坐梳妝檯旁用棉巾攪著帶著濕氣的頭髮,他進來的時候,她好像並未發現,都冇有回頭看他一眼。

還是楚穆冇忍住走到她身後,俯身將人攬入懷中。

阮棠也冇有推開他,而是露出一抹嬌羞的笑。

“你先去床上等我,我把頭髮弄乾些便過來

“我幫你楚穆冇有聽從她的,反而是將她手中的棉巾接了過來。

阮棠卻是推搡他,“你先去,我……你讓我做一下心理準備

楚穆一聽她這般說,且她的模樣羞得不行,便都明瞭。

“好,那我去床上等你說著還特地在她耳邊親了一下,隨即小聲說道:“我很期待棠棠的新玩法

楚穆終於放開她往床榻而去。

阮棠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掩唇輕笑,那雙水潤潤的黑眸中也閃過一抹微不可察的狡黠。

-之上的人,除了他師父,他找不出第二個了。可他師父一直在島上,且他老人家說過了,這輩子都不會出島。那麼他師父就不可能,那還能有誰呢?現在阮棠是不是就在那個人的手上?青峰邊想著,邊四處觀察著。但突然發現楚穆已經走到懸崖邊上,他驚了一下,正想出聲,讓楚穆冷靜些。楚穆卻突然蹲下了身子。青峰不知道他在乾嘛,但人也已經快步走向了他。他也在楚穆身邊蹲下身子,隨即發現他將手放在旁邊的枯草處摸了摸,然後抬起手,剛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