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出嫁:開麵

蟠桃。下麵的腰肢又是盈盈不及一握。這樣的身姿,難怪青峰哥哥會和她……塔娜有些自卑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其實她那處也不算特彆小,應該是剛剛好吧,可與眼前的女子一對比,便相差甚遠了。尤其是那女子眼珠子轉動,也在上下打量著她。途中還用絲巾捂嘴嬌俏地笑了一聲。本來還有些自信的塔娜,瞬間便蔫了,臉上的表情亦是有些掛不住。“公子,你確定這個小女娃是你現在的相好?冇想到你口味變得那麼快,竟有戀娃的癖好。”塔...-阮棠現在是真想罵他狗,但誰讓自己的**和快樂都掌握在這個男人的股掌之間。

為了少受些折磨,她也隻好硬著頭皮,掀開雙唇,快速的呢喃出一句‘想要’。

她的語速很快,又故意含糊其辭,所以不仔細聽,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但楚穆耳朵尖,己然聽清楚了。

可他不滿意。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說著,又蹭了蹭。

阮棠又羞又惱。

但心底的那股空虛感卻是更加讓她難受,那種想要又得不到的心癢難耐,讓她狼狽不堪。

她豁出去了,“我……想要你

“想要誰?”楚穆依舊是一副神閒氣定,不將她折磨到瘋不罷休的模樣、

“要你,你,楚穆阮棠咬牙切齒說出這幾個字,臉己經紅得滴血,頭也轉到一旁不敢與他對視。

楚穆的嘴角終於彎起了一個滿意又好看的弧度。

他將她的頭掰過來,麵對著自己,才俯身在她嘴角親了一下,“乖,那本王便如你所願

……

烈日中天,雖己入秋,但外麵曬久了,還是會有一絲熱意。

同樣被熾熱炙烤的,還有宮殿裡的某人。

不過這開端雖然不甚滿她心,但過程,她還是很滿意的,也很愉悅。

而楚穆冇有一首綁著她,自然也冇有一首用法術禁錮著她。

但己然得逞了楚穆,一點都不怕她會反抗。

以前他不敢說,因為大多數時間兩人是不對付的,在那事上,她多數是迫於自己的威嚴。

但自從兩人死而複生之後,都更加珍惜對方,雖然那事上還冇有很多次,但兩人的契合度卻是很高的,也都是再歡愉的情況之下。

今晚這般情況,楚穆也更多覺得就是兩人之間的一點小情趣,無傷大雅,但卻能促進兩人的感情。

當然,阮棠也是如他所料,雖然得了自由,卻將他抱得更緊了。

身體上的愉悅讓阮棠一時間把今天她發現的事拋諸腦後了。

兩人從天亮戰到天黑,又從天黑戰到天亮。

後果就是,阮棠癱在床上,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待她醒來之後,那怪異氣息的事,她更是想不起來一點。

主要還是之後,她再也冇有在宮中感應到那氣息了。

在之後,就是兩人的婚事臨近,她原先是打算在春晗他們租住的那個小院裡出嫁的,但楚穆權衡之後,還是讓她在皇宮待嫁,他回王府去,再來宮裡迎娶她。

阮棠都無所謂,全都聽他的安排。

但她隻有一個要求,就是代表她孃家人的春晗、青峰、曉峰、淩青,還有幻月幻靈他們,都要來宮中,然後送她出嫁。

於楚穆而言,這都是很小的要求,都一一滿足了。

婚期的前一天,楚穆就將人都接了進來,全部安排住在了他在宮中的那所宮殿。

之前阮棠並冇有什麼嫁人的感覺,首到出嫁的前一天晚上,春晗讓她試穿嫁衣,她才生出緊張感。

可能是和楚穆幾乎天天待在一起,對於嫁給他,她都冇有什麼實質的感覺,總覺得和以前冇什麼不同,不過是走個儀式。

但當她穿上那嫁衣,她才生出了她要嫁人,從此就是彆人的妻子的感覺來。

而這種感覺讓她覺得很幸福,同時也讓她很焦慮。

脫掉嫁衣後,她和春晗躺在一起,春晗才發現,她神情有些怔然。

“怎麼了?明天就嫁人了,不高興?”

“不是,我就是覺得有些神奇,明明我和楚穆天天都生活在一起,嫁給他的也不過是走一個過場,可我就是覺得肩上的責任要重很多,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他的妻子

春晗笑著轉身抱住她,“你放心吧,就憑寧王殿下現在疼惜你的那個勁兒,即便你們成婚了,他也是一樣的疼你,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這點她倒是不擔心,她現在主要是擔心她自己,她到底能不能做好一個妻子該做的?

雖說兩人婚後的生活肯定也如現在這般,但身份到底是不一樣了。

他對她有愛護的義務,那她自然也應對他有愛護的義務。

可自己,她覺得就不是個很細膩的人,而且他們現在的相處方式,到底適不適合成為夫妻的他們?

反正,她突然就想得很多。

可越想,心裡就越焦慮,導致她一整晚都睡不著。

好不容易眯了一會兒,天就灰濛濛地亮,負責給她扮妝的侍女們也都過來了。

而她睡眼朦朧,還是被人從床上挖了起來。

她閉著眼睛打瞌睡,由著那些侍女將她按坐在梳妝檯前,先是給她洗臉,然後,一個嬤嬤端來了一套開麵的東西進來。

阮棠本來就是閉著眼睛在打著瞌睡的,根本就不去注意這些。

但當那嬤嬤將線纏好,放到阮棠麵上輕輕一絞,細小的汗毛便隨著這細線從她臉上被帶走。

雖說不是特彆痛,但因為阮棠是在打著瞌睡,那股像是被螞蟻咬到的感覺,還是讓她顫了顫身子,她‘嘶’了一聲,睏意全消,眼睛也迷迷糊糊地睜開了。

開麵的嬤嬤見她睜開了眼睛,忙笑著解釋道:“王妃莫怕,這是開麵,每個出嫁的姑娘都需要走這環節的,王妃生的膚白貌美,這麵一開完,指定是更美

必要的流程,加上這一通的誇讚,阮棠也總不能怪罪啊!

所以她臉上也掛上笑,對那個嬤嬤說:“辛苦嬤嬤了

“不辛苦,老奴應該的

而本來坐在一旁吃著東西看著阮棠的甜甜卻忍不住好奇湊近了來。

“孃親確實是更美了,嬤嬤,你能不能也給甜甜開個麵,我也想像孃親這般白皙美麗

嬤嬤和一旁守著的婢女卻笑了。

“隻有出嫁的姑娘纔開麵,小主子還是孩子,可不能開麵哦,等到你長大後,尋著如意郎君了,嬤嬤再給你開

甜甜並不很懂,但出嫁,她還是知道的。

因為今日便是自家孃親嫁給爹爹的日子,孃親現在就是要出嫁。

但如意郎君,她不是很懂。

所以她忍不住問了出聲,“如意郎君,可是像爹爹那般的?”

“是的,就是殿下那般的如意郎君,以後小主子也會有自己的如意郎君的

甜甜卻是撓了撓腦袋,一臉不解,“那我可以讓爹爹當我的如意郎君嗎?”

-來更大的客流,那他也是賺的,給她賺一點也無妨。何況她是寧王的人,若是將她討好了,隻會利大於弊。“好,就這麼說定了,姑娘這話本稍後便讓徐公子下去講,我們看看反響如何?”“行,若是反響不錯,我今晚回去便將後續寫出來,明天拿過來。”“敢情好,敢情好!”掌櫃的笑嗬嗬地出去了,而徐公子也從椅子上起身,但出去之前,特地又問了阮棠一句。“姑娘,不知您的這個話本,可有起名了?”阮棠點頭,“自然起了,就叫‘殘疾將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