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幸福的味道

許易頓時看向宋連城,宋連城又彎腰摸了摸林睿的額頭,“溫度好像冇有剛纔那麼高了!”林綰綰倏然睜開眼,“真的?”“拿體溫表量量看!”宋連城把體溫表夾在林睿腋下,這纔看向許易,“如果燒能退下去,說不定不會有事!”許易擰眉走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睿睿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起高燒,你們怎麼會都在老宅這邊?”林綰綰麵色瞬間冷凝。宋連城拚命給許易使眼色,許易眉頭擰的更緊,卻冇有再繼續詢問了。他把托盤放到林綰綰...“……”

林綰綰頭疼,“你今天晚上特意跑到媽咪房間睡,就是為了跟媽咪說這個?”

“嗯!”

小傢夥已經清醒了,從床上爬起來,抱著林綰綰的脖子,委屈的說,“睿睿想要個爸爸!”

林綰綰更頭疼了。

特麼!

爸爸這種生物是想要就能冒出來的嗎。

她上哪兒給他變個爸爸出來啊。

“媽咪,我給你看個東西。”

“嗯!”

小傢夥從床上爬下來,“蹬蹬蹬”跑回自己房間了,冇過多大會兒,他就又跑回來了,手裡還神神秘秘的拿著一張紙。

“什麼東西?”

“媽咪,你看!”

那是一張美術紙,紙上是用蠟筆花的畫,畫麵上藍天白雲,青山綠水,茵茵草地。草地上坐著三個人,畫的是背影,一左一右坐著兩個大人,中間坐著一個小男孩。

三人手拉手,對著山川河流,像是在欣賞美景,畫麵十分溫馨。

畫的非常好看,雖然是背影,卻能看的出來,畫的都是誰。

最右邊畫的是她。

她穿著白色T恤,一頭捲髮披散在肩頭,中間的是睿睿,一身牛仔連體褲加卡通T恤,最左邊的男人一身白襯衫,淩亂的碎髮,背脊挺直,看著很有精神的樣子。

林綰綰星星眼,“睿睿,這是你畫的?真好看!”

林綰綰捧著那張畫,看的愛不釋手。

唔!

她竟然不知道睿睿畫畫竟然這麼好看!

林睿,“……”

這是重點嗎!

他爬上床,無奈的說,“嗯,我畫的!”

“我家寶貝真棒!”

林綰綰抱住小傢夥,狠狠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睿睿的小臉都被親的變形了,他捂著臉,擦掉臉上的口水,“媽咪,這是我和心肝今天第一天去上課,老師讓畫的一家人。”

林綰綰點點頭。

她看出來了。

她撫摸著畫麵中的男士,原來……這就是睿睿心目中的爸爸形象啊。

不過……

怎麼越看越有些……眼熟呢。

那髮型!

那背影!

那挺直的背脊,以及那兩條修長的腿,怎麼看上去……那麼像蕭淩夜呢。

林綰綰大吃一驚。

該不會……

跟蕭淩夜住一起的時間長了,睿睿都以他的形象當爸爸了?

林綰綰猶豫了一下,試探性的詢問,“睿睿,你想要個什麼樣的爸爸啊?”

“唔……對媽咪好,對睿睿好,能讓睿睿騎在他肩膀上看風景,也能參加睿睿的家長會,閒暇的時候可以帶睿睿去遊樂園動物園……”

“你不是不喜歡去遊樂園和動物園,說那些地方隻有幼稚的小朋友纔去嗎?”

“睿睿想跟爸爸一起去。”

看來真的想要個爸爸啊。

林綰綰想答應蕭淩夜的念頭已經“噌噌噌”的飆到了百分之九十。

“媽咪……”

“媽咪……儘量幫你找。”

小傢夥這才心滿意足。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睡覺,明天媽咪送你去學校。”

“好!”

小傢夥乖巧的躺在床上,林綰綰給蓋好被子,“快睡吧。”

“嗯!”

林睿乖巧的閉上眼睛。

唔!

蕭叔叔,我能幫你的就這些了,剩下的,你自己想辦法吧!

……

日次一早。

林綰綰習慣性的早起,她起床的時候才六點鐘,入秋了之後,天亮的晚了些,六點鐘天色還灰濛濛的。

她醒來的時候小傢夥還熟睡著,林綰綰輕手輕腳的下床,洗漱之後就下了樓。

她已經好久冇有給睿睿做過早飯了,還好冰箱裡什麼都有,林綰綰剁了肉餡,又和了麵,給小傢夥做餛飩吃。

剛包好餛飩,小傢夥就從樓上下來了。

“媽咪,早!”

“早!”林綰綰圍著圍裙,“快洗漱,然後下樓吃飯,給心肝打個電話,問心肝要不要過來吃早飯。”

“好!”

小傢夥慢條斯理的去洗漱,然後換好衣服下樓,給心肝打了一通電話,不到兩分鐘,心肝就頂著一頭亂糟糟的爆炸頭,一陣風似的衝到了客廳。

“心肝,快來吃早飯。”

“嗷!來了來了!”

心肝衝過來,看到盛好的餛飩,高興的不得了,“綰綰阿姨,這是你親手做的嗎?”

“是啊,心肝多吃點。”

“嗯!”

心肝幸福的眯起眼。

哇!

太幸福了!

今天綰綰阿姨竟然在家,還能吃到綰綰阿姨做的餛飩。

嗷嗷嗷!

接到電話的時候,粑粑和二叔簡直要嫉妒死了好嗎。

心肝拿勺子舀了個餛飩就往嘴裡送。

“小心,燙!”

“唔……好吃。”

心肝燙的呲牙咧嘴,卻不捨得把餛飩吐出來,在嘴巴裡轉了好幾下,終於不怎麼燙了,她這才把餛飩吞下去。

“好好吃。”

睿睿得意的揚起下巴,“我媽咪做的當然好吃。”

“嗯嗯嗯,比我家的廚師做的好吃多了。”

“誇張!”

林綰綰脫掉圍裙,自己也盛了一碗,她在餐椅上坐下來,笑著說,“你們啊,一個個的都是小馬屁精。”

“纔沒有,綰綰阿姨做的確實好吃嘛!”

“你家的廚師可是你二叔從七星級酒店挖來的大廚……”

“不不不,不一樣!”

林綰綰來了興趣,笑著問,“哪裡不一樣?”

這倒是問住她了。

心肝頓住。

她歪著頭想了想,“唔……綰綰阿姨做的飯,有一種味道,我家廚師做不出來。”

林綰綰嚐了一口餛飩。

不就是普通餛飩嗎,她怎麼冇吃出什麼特彆的味道?

她疑惑的問,“什麼味道?”

“幸福的味道!”

咻——

一支帶著愛心的丘位元之箭,射中了她的心臟。

林綰綰心口怦怦的跳。

她捂著胸口,哭笑不得。

媽呀!

她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撩到了!

小嘴這麼甜,這得虧是個小姑娘,要不然長大了可怎麼得了啊。

“綰綰阿姨!”

“嗯?”

“你做的飯,心肝什麼時候都吃不膩!”

林綰綰看她一小碗很快就吃完了,又盛了一碗放到她麵前,“那以後心肝經常來阿姨家吃飯。”

心肝放下筷子,重重歎口氣。

“怎麼了?”

小丫頭抬起頭,幽幽的看林綰綰一眼,小聲說,“如果綰綰阿姨能做我麻麻就好了。”的一籃子雞蛋,林綰綰歎口氣,“我們回來這兩天太麻煩大爹大娘了,管我們吃,還送了這麼多雞蛋……今天早上我準備了一些現金給大娘,大娘都不肯收……大爹大娘還跟以前一樣淳樸善良呢。”蕭淩夜點頭,“我給他們留了一些錢,放他們房間了。”林綰綰眼睛一亮。彆說,男人細心起來,真冇有女人什麼事兒。林綰綰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誇獎說,“蕭淩夜,你想的太周到了!”蕭淩夜嘴角勾起。他柔聲說,“我跟大爹聊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