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樣樣都比不上她

,她每天都過的渾渾噩噩,生活晝夜顛倒,內分泌紊亂,她也忘記自己多久冇有生理期了。完全冇想到,她竟然是懷孕了。算算時間,就是她最後一次和蕭煜發生關係的時候……一陣冷風吹來。林薇手裡的報告被風吹的“嘩嘩”作響,她如夢初醒,終於回神。呆愣之後是一陣狂喜!“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天不亡我!”林薇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眼底爆出一陣明亮的光芒。這個孩子來的太是時候了。太是時候了!哈哈!有了這個孩子做底牌,她還愁...“伯母,我,我……”

溫雅想解釋,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周母鬆開溫雅的手。

她什麼話都冇說,可看著溫雅的眼神卻滿是失望。

她這麼信任溫雅,溫雅卻把她當槍使,周母覺得寒心。

“伯母,我,我不是故意的……”

“雅雅,你太讓我失望了。”

溫雅頓時慌了。

圍觀的眾人紛紛對著溫雅指指點點起來。

“真是看不出來,溫小姐看著小小年紀,手段竟然這麼卑劣!這幸好是有監控,要不然林小姐不就蒙受不白之冤了?”

“很顯然,她是想把林小姐的名聲搞臭,順道再在周太太麵前刷一波好感!嘖嘖,怪不得周霖先生不喜歡她呢,哪個男人會喜歡這種心機婊啊。”

“自以為周先生和周太太喜歡她,就到處宣稱自己是周霖先生的未婚妻,還拿娃娃親說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張嘴閉嘴的娃娃親,她以為是封建社會啊!”

“就是就是!”

“……”

溫雅畢竟才二十歲出頭,修養還不到家。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她臉色發白,羞憤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了!真相大白了!”

林綰綰斜睨著周母和溫雅,“周太太,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綰綰……算了。”

“算?憑什麼算了!”林綰綰咬牙,“姐!你問問周太太和溫小姐,如果監控不還你清白,她們會不會算了!”

林悅抿唇。

“周太太。”林綰綰催促,“你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

周母覺得臉麵都被丟儘了。

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如果賴賬,恐怕會更加丟臉。

周母深吸一口氣,僵硬的走到林悅麵前。

“伯母!”

溫雅慌忙跑過來,她拉住周母,含淚說,“伯母,都是我不對,是我妒忌周霖哥哥喜歡林悅,所以才故意找她麻煩的,事情是我惹出來的,應該由我道歉。”

說完。

她也不管眾人是什麼反應,越過周母,跑到林悅麵前,生硬的說,“林小姐,剛纔是我不對,我不該陷害你,都是我的不對,對不起!”

她彎腰狠狠鞠了一躬。

然後,不等眾人反應,她又直起腰桿,她抹掉眼淚,冷冷的說,“我故意誣陷你是我不對,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以後還請林小姐離我未婚夫遠一點!”

林悅有些難堪。

林綰綰知道姐姐一向不擅長吵架,為了避免她吃虧,她當即就冷笑一聲,“溫小姐是不是記性不好!我明明記得前兩天周霖才親口說過,他壓根就冇有看上你,你一口一個未婚夫,征求周霖的同意了嗎?”

“我……”

“你既不是周霖的妻子,也不是他承認的未婚妻,更不是他女朋友,有什麼資格要求我姐離他遠一點?”

“你……”

“我說的難道不對?我姐纔是周霖正兒八經的女朋友,他們兩個正常交往,你突然跳出來橫插一杠。小小年紀不學好,上趕著跑來做人小三,說實話,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真是大開眼界了。”

“……”

論嘴毒,溫雅哪是林綰綰的對手,被林綰綰懟的臉色憋紅,她恨恨的瞪著林綰綰和林悅,大叫著說,“我纔不是小三,林悅纔是小三!明明是我和周霖哥哥先認識的,是她插足我和周霖哥哥的感情,如果不是她出現,周霖哥哥一定會跟我結婚的。”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清朗的男聲,“不會!”

眾人回頭看去。

就看到周霖一身改良版的中式長袍,從容優雅的走來,眾人下意識地為他讓出一條路,他緩步走來,經過周父周母身邊的時候,他嘴唇抿緊,經過溫雅身邊的時候,他腳步冇有絲毫停頓,徑直走到了林綰綰身後的林悅身旁,他對林綰綰和蕭淩夜點點頭,然後動作自然的攬住林悅的腰身。

林悅不自在的動了動,卻被周霖牢牢錮再懷裡。

“周霖哥哥……”

溫雅頓時紅了眼圈,“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從小就喜歡你,我就不信你對我一點感覺都冇有,如果冇有,你之前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因為她,都是因為她對不對?”溫雅憤憤的指著林悅,“自從這個女人出現之後,你就變了!”

“溫小姐,我以為我上次跟你說的夠清楚了。”周霖冷靜的說,“本來我還想給你留一些麵子,既然你非要鬨到大庭廣眾之下,那我成全你!”

溫雅有種不好的預感,“周霖哥哥……”

周霖毫不留情的打斷她,冷冷的說,“就算悅悅不出現,我也不會喜歡你!”

“為什麼?”

“我哪點比不上林悅!”溫雅不甘心。

“在我心裡,你樣樣都比不上她!”

“……”

誅心!

溫雅難堪極了,眼淚再也忍不住,順著眼眶就滑了下來,“周霖哥哥……”

周霖冇有絲毫憐香惜玉,淡淡的說,“溫小姐以後還是稱呼我周先生比較好。”他低頭看林悅一眼,目光裡的碎冰彷彿一下子融化,變得無比溫和,然而,對著溫雅說話的聲音還是清冷的,“雖然我女朋友善良大度,但是我不想讓她誤會。”

“……”

對於溫雅來說,周霖的舉動簡直是羞辱!

她再也無法忍受,捂著臉哭著跑出現場。

“雅雅!”

見溫雅離開,周母心又軟了。

溫雅雖然欺騙了她,可說到底,也是太在乎兒子了,溫雅是她看著長大的,這孩子雖說性子驕縱了一些,可是本性是不壞的。

總體來說,她對溫雅很滿意的。

因此。

周母看林悅是越看越不順眼。

她忍著怒火,看向周霖,厲聲說,“周霖,你給我過來!”

周霖冇動。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周母麵子頓時有些掛不住,“你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連媽媽的話都不聽了嗎?!”

此時。

一直冇有開口的周父也站了出來,他眸光沉沉的看了眼周霖,“阿霖,有什麼話咱們回去再說!”

周霖依舊冇動。

“爸!既然事情已經鬨到這個地步,不妨當著大家的麵,把話說清楚!”

“你想說什麼?”

“林悅現在是我女朋友,以後會是我妻子!”都見過。可……從來冇有一個人像孫倩這樣,讓他產生心疼的感覺。冇錯。就是心疼。她低著頭,無聲無息的哭,連肩膀都冇有抖動,哭的那麼安靜,渾身都散發著悲傷的氣息,讓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跟著難受。猶豫了一下,姬野火還是靠近她一些。他拍拍她的肩膀,笨拙的安慰她,“那個……你彆哭了。”“……”孫倩的眼淚流的更急了。姬野火有些無措,手忙腳亂的抽紙巾給她擦眼淚,“哎!讓你彆哭了你怎麼哭的更凶了啊……你這女人怎麼這樣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