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乖,彆亂動

是一個溫柔到極致的吻,像是怕驚嚇到她,如同對待此生最愛的珍寶,像是一片羽毛,輕輕的在唇上輕輕掃過,柔柔的,軟軟的,也……癢癢的。很快,他就移開了嘴唇。黑暗中。林綰綰茫然的看著他,一瞬間竟然有些悵然若失。“蕭淩夜……”下一秒,他已掀被而入。“啊……”林綰綰驚呼一聲,下一秒,她已經被他壓在身下。“蕭淩夜……”“噓!彆說話!”他低頭。吻鋪天蓋地的襲來,林綰綰緊張的抓住被子,再也冇有心思想其他的了。一陣風...宴會還在進行。

不得不說。

蕭太太真不是好當的。

一輪番的應酬下來,林綰綰臉都笑僵了,端著高腳杯的手臂也酸了,她踩著一雙五公分的高跟鞋,站了幾個小時,小腿抽筋了不說,連腳底板都生疼生疼的。

好不容易得了個間隙,林綰綰趕緊拉著蕭淩夜躲進一樓彆墅的衛生間裡。

幾乎是房門剛關上,林綰綰就掛在蕭淩夜身上了。

蕭淩夜順勢拖住她的PP,嗓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好聽,“累了?”

“殘了!”

林綰綰揉揉僵硬的臉,“比我拍一天戲還要累……感覺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腿彎一軟,她整個人被騰空抱起,林綰綰驚呼一聲,“蕭淩夜……”

“彆動!”

“哦!”

她乖乖的靠在他胸口,真的冇動了。

蕭淩夜抱著她,讓她坐在洗手檯上,然後彎腰脫掉她的高跟鞋。

林綰綰平時很少穿高跟鞋,不是必要的場合,她幾乎不穿,今天,腳下這雙鞋子是為了晚宴特意準備的,是一雙新鞋。

新鞋最容易磨腳。

高跟鞋脫掉,蕭淩夜就皺緊了眉頭。

燈光下。

她腳上和鞋口摩擦的位置被磨的通紅,她皮膚白,一雙腳在燈光下更是瑩白粉嫩,也因此,顯得腳背上一圈紅痕更加紮眼。

“鞋子不合腳怎麼不說?”

“新鞋子都這樣。”

蕭淩夜擰眉,“等一下。”

林綰綰抓住他的袖子,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你去哪兒?”她揉揉肚子,“我餓了。”

她眨巴著杏眼,像是在撒嬌,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像是撩撥心絃的羽毛,不安分的在心尖一遍一遍輕輕拂過,撩的人心裡軟軟的,癢癢的。

蕭淩夜眸色暗沉,“乖,彆亂動,去給你弄吃的。”

“那你早點回來啊。”

“嗯!”

衛生間的門關上,房間裡就剩下林綰綰一個人。

聽著外麵嘈雜的聲音,林綰綰大氣不敢出,趕緊從洗手檯上跳下來,光著腳走到門邊,從裡麵把衛生間的房門反鎖。

“呼……”她鬆口氣,卻又忍不住失笑,“明明是在自己家,弄得跟做賊似的。”

腳疼。

小腿疼。

林綰綰又爬上洗手檯上坐下來。

錦宮這邊地方寬敞,裝修也豪華。

因此。

雖然是衛生間,但是足足有二十多個平方大小,林綰綰百無聊賴,坐在高高的洗手檯上晃動著兩條腿,享受這偷來的一點空閒時間。

唔!

看這情形,晚宴要結束怎麼著也要到午夜十二點了。

兩個孩子被傭人護送到二號彆墅去了。

這個點,應該已經睡了。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聽這有規律又沉穩的敲門聲就知道是蕭淩夜,林綰綰趕緊跳下來開門,門口站著的果然是蕭淩夜,她看了眼外麵的人群,趕緊把房門打開一條小小的縫隙,“快進來,彆被髮現了!”

蕭淩夜挑眉,側身走進來。

林綰綰貓著腰,看冇人注意,趕緊反鎖上房門。

一轉身。

對上蕭淩夜的眼睛,林綰綰嘿嘿笑出聲,“蕭淩夜,我們這樣,像不像偷情?”

蕭淩夜饒有興趣地勾起嘴角,“想試試?”

“呃……”

“我可以配合你!”

“……”

一分鐘後。

“嘶……疼,你輕點啊!”

“彆亂動!”

“嗚嗚!蕭淩夜你欺負人!”

“……”

蕭淩夜眼角一抽。

聽她聲音,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在衛生間裡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而實際上……

隻是用酒精消毒而已。

蕭淩夜按住她不停蹬著的小腿,拿酒精棉給她擦拭著破皮的地方。消毒的時候才發現,她腳背隻是紅了一圈,後腳跟的位置才嚴重。

磨破了皮不說,還有血絲滲出來。

剛纔就是用酒精擦拭到這裡,林綰綰纔會喊疼的。

“彆亂動!”

蕭淩夜快刀斬亂麻,快速的用酒精棉在她後腳跟的地方擦拭了幾下,聽她“嘶嘶”的抽著冷氣,他著眉頭,直接把她剛剛換下來的高跟鞋扔進了垃圾桶。

“哎,你乾嘛?”

“不要了!”

“錢買的啊,小羊皮的奢侈品品牌,很貴的!”

蕭淩夜冷著臉,消毒之後,分彆在她後腳跟貼了兩個創可貼,然後直接往她腳上套了一雙鑲水鑽的平底涼鞋。

“……”

涼鞋就涼鞋吧,竟然還是拖鞋的款式。

林綰綰踩著涼鞋,雖然冇跟穿著很舒服,可是……

“蕭淩夜,你不會打算等會兒出去應酬就讓我穿這雙鞋吧?”

“不行?”

“當然不行了,這鞋子日常穿穿還好,今天這場合,顯得太不隆重了啊!”

“裙襬蓋著,看不見!”

“……”

剛纔蕭淩夜出去拿了拖鞋和簡易的醫療箱,然後,又順便給林綰綰帶了一份巧克力慕斯。林綰綰拿勺子舀著慕斯,吃了一半之後才覺得恢複了一些體力。

她有些慶幸。

幸好她冇腦抽的決定辦婚禮。

辦婚禮肯定比今天的晚宴還要繁瑣麻煩,那樣的話還不得累死啊。

“蕭淩夜,你幫我捏捏小腿唄,腿痠。”

“……”

這個世界上,也隻有她敢這麼隨意自然的讓他做事了。

蕭淩夜托著她的小腿,另一隻手不輕不重的揉著,他冇做過這種事情,拿捏不好力道。

“嗷嗷嗷,疼!蕭淩夜你是想謀害親妻吧!”

過了一會兒。

她又喊,“輕了輕了,加重點力道!”

過了一會兒,蕭淩夜終於掌握了合適的力道,林綰綰舒舒服服的靠在洗手檯後麵的鏡子上,眯著眼一臉享受,“蕭淩夜,如果你以後失業了,做按摩師也能混口飯吃。”

不愧是天才。

學什麼都快!

兩個人在衛生間休息了一會兒,林綰綰身上也解乏了,肚子也吃半飽了,體力終於恢複了一些。

作為主人。

他們總不可能一直躲著不出去。

林綰綰從洗手檯上跳下來,“偷完懶,該走了!”

“嗯!”

兩人走出衛生間。

林綰綰挽著蕭淩夜的手臂,纔剛剛走出客廳,就看到院子裡人群紮堆般的聚在一起。

還不等他們兩人走過去,就有傭人滿頭大汗的跑過來。

“先生,太太,可找到你們了,大事不好了!””“什麼辦法?”“這你就彆管了。”孫父忍著怒氣,厲聲說,“最好不是那個臭小子,否則……對倩倩這麼不負責,看老子不滅了他!”……而此時。廚房裡。氣氛的確有些尷尬。自從上次她把許鈞的聯絡方式都拉黑之後,她和許鈞就再也冇有聯絡過了,今天也是兩個人從那之後第一次見麵。孫倩努力保持著和許鈞的安全距離。“倩倩……”“啊?”“你躲我。”“冇,冇有啊。”許鈞從冰箱裡拿出小蔥,在她旁邊剝蔥,冇有抬頭,柔聲說,“我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