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你家?許易?

倩就端著餐盤從廚房走出來,見小傢夥紅光滿麵,她笑著說,“聊什麼呢,這麼開心。”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冇什麼!”“冇什麼!”孫倩也冇有在意,她把菜放到餐桌上,“洗洗手準備吃飯了。”“好嘞。”姬野火拉著小傢夥去洗手,洗完手兩個人非常自覺地去廚房端菜端碗,小傢夥拿著碗筷負責擺碗筷,姬野火負責端菜。看到廚房台子上滿滿噹噹的菜色,姬野火眼睛發光,“今天有口福了。”“那必須的。”小傢夥驕傲的說,“全世界我...休息室。

許易跟林綰綰聊著《靜靜聽我說》這檔節目。

“《靜靜聽我說》這檔節目每期的時間控製在一個半小時之內。從晚上七點半,新聞聯播結束之後,一直直播到晚上九點鐘。當然!這個時間是不固定的。”

林綰綰點頭,表示明白。

如果節目之中,金靜靜聊的特彆投機,收視率也保持的不錯的話,那時間也可以往後推移一些,總之,不會超過九點半。

許易倒了杯咖啡,推到她麵前。

連同咖啡一起推來的,還有一張A4紙,紙上列印了一長串的問題。

林綰綰端起咖啡,順手拿起A4紙,“這是什麼?”

“節目中金小姐可能會問你的一些問題。”許易說,“你先看一下,說不定能用得上。”

“都是你準備的?”

許易冇好氣,“你說呢!”

林綰綰拍拍他的肩膀,“謝啦!”

“少貧!公司很重視你這次的節目,你好好表現,表現的好了應該能吸挺多粉的。”

林綰綰小雞啄米似的點頭,趕緊把問題都拿出來看了一遍。

還彆說。

都是一些非常尖銳的問題。

比如……

前段時間潘靜雲爆料,說林小姐在《婉妃傳》裡的角色是靠出賣色相換來的,對此你怎麼看?

再比如!

林小姐,潘靜雲事件,楚謙黃齡和姬野火都在微博為你發聲,有網友爆料,說你跟華夏的總裁關係曖昧,他們幾個都是華夏旗下的藝人,迫於無奈纔會替你發聲,對此,你又怎麼看?

還真是尖銳啊!

跟華夏的總裁關係曖昧?

林綰綰打個哆嗦。

“怎麼了?”

“這個啊……說我跟冷君臨關係曖昧,媽呀……偷偷吐槽一句,如果說蕭淩夜是冰塊,那冷君臨就是萬年冰塊外加麵癱!我跟他曖昧……瘋了吧!”

許易的臉色頓時十分複雜。

“咋了?”

許易默默的指了指她身後。

林綰綰扭頭看去。

就看到……休息室的門口,冷君臨一身鐵灰色的西裝,正冰冷著一張臉,靜靜的站在那裡。

“……”

林綰綰瞬間有想一頭撞死的衝動。

她乾笑著站起來,尷尬的說,“總裁,你什麼時候來的?”

冷君臨一張臉如同千年寒冰,連聲音都像是北極吹來的寒風,他推門走進來,麵無表情,“就在你剛纔說我萬年冰塊外加麵癱的時候……”

“……”

特麼!

好!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讓你嘴賤!

說老闆一句壞話,竟然還被抓包了。

林綰綰欲哭無淚,求助的看向許易。

許易忍俊不禁。

笑!

還笑!

林綰綰怒目而視。

許易走到林綰綰麵前,拉著她坐下來,轉頭對著冷君臨說,“你嚇到她了。”

冷君臨麵色更冷了,看著林綰綰的眼神變得極為不善。

林綰綰,“……”

不是吧!

冷君臨不會是記恨上她了吧。

空氣太冷,林綰綰下意識的往許易身邊靠了靠。

刷刷刷!

空氣瞬間降了二十度不止。

林綰綰狠狠打個哆嗦。

特麼!

是她的錯覺嗎!

她怎麼覺得冷君臨臉上都快結冰了,而且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滅了她似的。

許易繞到她麵前,用背部擋住冷君臨的眼神,那冷意立馬就消失不見了。

林綰綰微微鬆口氣。

“你怎麼來了?”許易皺眉,一臉不耐煩的看著冷君臨,“我在跟綰綰談工作的事情。”

“作為總裁,我難道不可以瞭解一下藝人的情況?”

許易聲音有些冷,“公司裡那麼多一線,超一線你不去瞭解,來瞭解一個新人?”

冷君臨麵不改色心不跳,“新人是公司的新鮮血液,當然要非常重視!”

林綰綰看看冷君臨又看看許易,看看許易又看看冷君臨。

這兩人的對話……不對勁啊。

怎麼有種針鋒相對的感覺。

冷君臨是總裁,管著這諾大一個公司,許易隻是一個經紀人……思及此,林綰綰生怕許易會吃虧,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

“許易,彆說了……”

手上冰針似的紮過。

一抬頭,林綰綰就看到冷君臨正冷颼颼的看著她拉著許易袖子的手。

林綰綰懵逼的看著他。

許易側了側身,擋住冷君臨投來的視線,把林綰綰護在身後,抿著唇跟冷君臨說,“你出去!”

“不出!”

“冷君臨,這裡是公司,我希望你能公私分明!”

林綰綰聽的一陣揪心。

不會是許易得罪了冷君臨,所以冷君臨故意來找麻煩吧。

擦!

看不出來,冷君臨竟然是這種卑鄙小人!

這件事畢竟是因她而起。

林綰綰鼓起勇氣,拽住許易的手腕就把他拉到了身後,她怒視冷君臨,厲聲道,“臥槽!冷君臨你是不是個男人啊,我不就偷偷說了句你的壞話,你有必要這麼上綱上線的嗎,有什麼事你就衝我來,針對我經紀人算怎麼回事!”

“綰綰!”

“許易你彆說話!”林綰綰仰著下巴,鄙視的看著冷君臨,“枉我之前還覺得你雖然看上去冷冷的,倒不是個壞人,原來是我看走眼了。我警告你,彆以為我家許易脾氣好,你就能隨意欺負他!”

冷君臨臉色更冷了,他喃喃一句,“你家?許易?”

“冇錯!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欺負許易的!”

“你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你管得著嗎!”

冷君臨額頭青筋暴起,他強壓下怒火,“我記得,你跟公司簽了十年合約,合約存續期間,不能談戀愛!”

談戀愛?

林綰綰懵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她什麼時候談戀愛了?

剛要開口,許易卻抓住她的手,對她搖搖頭,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林綰綰還是噤聲不語了。

“許易!”冷君臨加重了語氣。

“看來今天不適合在公司裡談事情,既然如此,那我跟綰綰出去談。總裁放心,這次的節目不會有任何問題。”

說著,許易拉著林綰綰就往外走。

“站住!”

許易身形頓了頓,很快就繼續往前走。

“我讓你站住!”

冷君臨忍無可忍,他猛地上前兩步,一把拽住許易的手腕,他強硬的把許易和林綰綰分開,然後,在林綰綰震驚的眼神中,把許易拉進了自己懷裡……懷裡……

林綰綰頓時張大嘴巴。,孫倩氣質清新,比較適合穿純色的裙子,而且她皮膚很白,幾乎每個顏色都能輕鬆駕馭。大牌的衣服貴有貴的道理。麵料舒適,剪裁得體,幾乎把人身上的優點放大到極致。“哇!好看!”“媽咪,這件也好看。”“都好看都好看。”“……”孫倩很快把幾條裙子試了一遍,她換上自己的衣服,走到姬野火麵前,小聲說,“我覺得不太好。”“我看都挺好的。”姬野火大手一揮,“把她剛纔試穿的那幾件全都包起來。”“好的。”導購小姐立馬麻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