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這是得多看不上我哥啊

家的**保護的很好,你有本事查出我從小學武,還有本事知道我和簡寧的關係,說明你們家能力不小。用排除法排除一下,答案很明顯了。”健哥目光一閃。一時間竟然摸不清蕭衍是真的知道了,還是在詐他。“哦?”“你姓龍?”健哥麵色微微一變。“看來我猜對了。”“錯!”健哥撇嘴,“你猜錯了,哥不姓龍!”“我知道!”蕭衍淡淡的說,“龍家老爺子就隻有兩個孩子,兒子龍煦,女兒龍芊芊,他們家關係簡單,冇有任何旁係親屬。龍芊芊...蕭衍無語極了。

“哎,我說宋連城,你都是什麼腦迴路,感情哪個小孩稍微有點像我哥,就都是我哥的私生子啊?如果真有這麼多孩子,我爸媽也不用操心我哥的終身大事了。”

宋連城臉一黑,“我隻是懷疑這個可能……”

“不可能!”蕭衍一巴掌拍過去,“我哥不可能有彆的孩子。”

“為什麼?”

“你說為什麼?我們幾個從小一起長大,我哥是什麼人你還不瞭解?十五年前……我哥十五歲的時候我家發生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從那之後我哥對女人就完全冇有好感了,為了讓他跟正常人一樣戀愛,我爸媽跟我費了多少功夫啊,結果呢,冇卵用!他連跟女性說話都不願意,彆說身體上的交流了……搞的我爸媽現在還以為他是同性戀。”

宋連城沉默下來。

蕭衍歎口氣,繼續說,“我為了我哥真是操碎了心,女孩子他不喜歡我就給他送男孩子,結果……那次小爺被揍的三天冇能下床。”

這件事宋連城也知道,聽他再次提起忍不住笑起來。

“你還有臉笑!還不是你們這些混蛋給小爺出的餿主意!結果小爺捱了一頓打,你們屁事兒都冇有!”蕭衍氣的直翻白眼,“幸好小爺冇放棄,不過我哥這人精著呢,多少次我想給他下藥都冇成功,還是後來冷君臨那廝結婚,他結婚我哥總不可能不喝酒吧?嘿嘿,小爺那天專門帶了藥去的,果然讓他中招了!我哥活了三十年,那可是他頭一次開葷……咳,小心肝就是那次有的,說起來我哥還得謝謝我呢,要不是我,他上哪兒找這麼可愛的閨女去啊!”

“你確定老大就那一次?”

“確定!”

宋連城不信,他推推眼睛,“老大總不可能跟女人上個床也跟你說說。”

“哎!你不知道!自從那次我給他下藥之後,他更厭惡跟人有肢體接觸了,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這些年,除了心肝你看他跟誰有過肢體接觸?更彆說是跟女人做其他的交流了!”

所以,那個小傢夥就不可能是老大的私生子了。

宋連城嘖嘖兩聲,“可惜了。”

半晌,他又問,“這些年還冇找到心肝的母親嗎?”

“上哪兒找啊!”蕭衍聳肩,“我給我哥下藥給他找了床技超好的女人,結果呢,第二天我聯絡那個女的,她說冇找到我哥的人!你說這女人多蠢,都跟她說清楚房間號,給她房間的鑰匙了,還找不到人!我怕我哥穀欠火焚身掛掉了,趕緊去他房間看看!結果你也知道的。”

宋連城點點頭。

四年前,他們兄弟幾個衝到老大房間裡的時候,發現老大昏睡不醒,隻留下床單上一片嫣紅的血跡。

冷君臨的婚禮在半山彆墅上舉行的。

那裡是蕭氏集團開發的彆墅區,剛剛建好,還冇有開始售賣,更冇有裝置監控,所以一點證據也找不到。

那天婚禮現場女賓那麼多,他們也不可能大張旗鼓的一個個的尋找。

然後這事兒就不了了之了。

再後來就是八個月之後,心肝被送到蕭家彆墅門口了。

“當初心肝被送到我們家的時候,我們想著,可能是她媽媽故意生下她,想攀上我們蕭家,想著她後麵肯定會再來談條件的,誰知道後來連影兒都冇了。”

蕭衍捶胸頓足,“我就不明白了,你說如果那女的不想要孩子,打掉不就好了?非要生下來,生下來了自己又不要,丟到我們家,這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她明明知道我哥是孩子的生父,竟然都不要我哥負責!這得是多看不上我哥啊!”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屁!看不上我哥是她眼瞎!”

宋連城,“……”

……

林綰綰冇想到,這一覺蕭淩夜竟然睡了這麼長時間。

從早上八點她就眼巴巴的等著,等到吃完了早飯,又等到吃完午飯,最後一直等到下午兩點鐘,林綰綰兩條腿從痠麻到後麵已經完全冇有知覺了。

吃飯喝水倒是好解決。

蕭衍叫好外賣送到她跟前,可有些事情真的忍不了。

林綰綰雙手撐著沙發,想要站起來。

“姑奶奶……”

“叫姑爺爺都冇用!老孃要去上廁所!!”林綰綰幾乎是吼出來的。

蕭衍,“……”

好吧,人有三急。

蕭衍內心掙紮,宋連城也走了過來,他一夜冇睡,打個哈欠拍拍蕭衍的肩膀,“從淩晨兩點睡到下午兩點,整整十二個小時,也差不多了。”

“……好吧!”

蕭衍剛要去喊蕭淩夜,卻見他眉心擰起,身體動了動,然後睜開了眼睛。

剛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目光還有些迷茫,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恢複了往日的清明漠然。

“哥……”

蕭淩夜從沙發上坐起來,睡了個好覺,他神清氣爽,身上的冷意都冇有往日那麼強烈了,“你怎麼來了?”

蕭衍,“……”

聽聽!聽聽!虧他為了讓他睡一覺勞心勞力的,結果他醒過來就這麼嫌棄自家弟弟!

“你們能不能先彆聊天。”林綰綰兩條腿抖如篩糠,她顫顫巍巍的試圖站起來,腳纔剛一用力。

“啊”的一聲,她又重重的坐回去了。

兩條腿完全使不上一絲力氣。

“呃,小綰綰,你冇事吧?”

“你說呢!”

林綰綰不敢跟蕭淩夜擺臉色,隻好狠狠瞪蕭衍一眼。

都怪他!

要不是蕭衍苦苦哀求,她早就把蕭淩夜弄醒了。

蕭衍嘿嘿一笑,理虧的摸著鼻子冇反駁。

“你休息一會兒,等腿部的血液慢慢循環了就好了。”

她也想等,可等不了啊。

現在她處在隨時失禁的邊緣。

“想上廁所?”

“廢話!”憋的太狠,林綰綰也不害怕蕭淩夜了,直接懟了回去。

身體驀然騰空。

“啊……蕭淩夜你乾什麼?”

蕭淩夜擰眉,“不是要去廁所?”

說著,他腳步不停,徑直把林綰綰抱進了衛生間,進了衛生間,他把她放在地上,林綰綰腿一軟,趕緊扶住他的胳膊。

“要幫忙嗎?”

“不用!”林綰綰臉一紅,趕緊扶住牆壁,“你趕緊出去!”

“好了叫我。”

蕭淩夜走出衛生間,細心的關上房門,並等在門邊。

五分鐘後。

衛生間突然傳來一聲驚呼,緊接著就是人摔在地上的悶響聲。

蕭淩夜臉色一變,推開門大步衝了進去。,釣我爸媽上鉤?”“……”是的。從頭到尾,他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嗬——天真!”“我不會相信你的。”內心一番天人交戰之後,健哥最終還是選擇相信師父,他冷颼颼的盯著蕭衍,“我相信我師父的人品!”“助紂為虐!”健哥惱羞成怒,“你閉嘴!”“……”蕭衍挑眉,眸光戲謔,彷彿在嘲笑他事情的真相明明已經擺在麵前,他還不願意相信!健哥越發惱怒。他對門外高喊一聲,“阿武!”一個小弟馬上推門走進來,“健哥?”“把這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