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撩完不負責?

說過龍家,也不知道關於龍家的任何事情。”蕭淩夜揚眉。任何訊息都查不到……真是有意思了!“哥,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不會放棄的。我會讓手底下的人繼續調查,龍禦天在青城生活了這麼多年,我還就不信查不到他的任何生活軌跡!”“不用了!”“呃?”“我自己查!”蕭衍震驚的繃直了身體,“哥,你該不會要動用你手底下的那批人……靠!你讓他們去查人,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蕭淩夜淡淡掃他一眼。如果他能查到有用的訊息,他有...林綰綰無奈的熬起了湯底。

她和睿睿一直都特彆愛吃辣,許易也知道,所以就買了重辣的底料。

“心肝能吃辣嗎?”

“能能能!”小丫頭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聞著火鍋熬出來的香味,她口水嚥了幾大口,“阿姨,心肝喜歡吃辣的。”

“好,那你們等一等,很快就好了。”

“好!”

林綰綰繫上圍裙,在廚房裡洗配菜,剛洗到一半,許易進了廚房,他一臉抱歉,“綰綰,不能跟你們一起吃飯了,我有個朋友那邊出了急事,我要去處理一下。”

啊?!

有許易在,還能跟蕭淩夜說說話,許易不在,那他們該多尷尬?

可許易也說了是急事。

“那你趕緊去忙吧。”

“好,那我先走了。”

“嗯!”

林綰綰送走許易,回頭就看到兩個小傢夥坐在地板上靠的挺近,嘰嘰咕咕不知道在說什麼,偶爾聽到心肝“咯吱咯吱”的笑聲,就連睿睿臉上也帶著微笑。

她很少看到睿睿這麼開心。

看來,讓他們父女兩個留下來,也不是冇有好處的。

林綰綰微微一笑。

突然——

一道迫人的視線落在臉上,林綰綰一轉頭就看到蕭淩夜正目光沉沉的看著她,她臉上笑容頓時僵住。

“嗬,嗬嗬……”

林綰綰逃也似的鑽進了廚房。

進了廚房,林綰綰突然反應過來!

不對啊。

這是她家啊,是她的地盤!

她緊張什麼!

“需要幫忙嗎?”耳邊突然冒出一個聲音。

“啊——”

林綰綰嚇了一跳,尖叫一聲,手裡的金針菇都飛出去了!她心有餘悸的轉頭,就看到蕭淩夜不知道什麼時候脫掉了西裝外套,他穿著一件純白色的襯衫,此時襯衫的袖口挽到手肘,露出結實有力的小麥色手臂,閒適慵懶。

咕嚕!

林綰綰不爭氣的吞了口口水。

“你怕我?”蕭淩夜挑眉。

夜幕漸漸降臨。

燈光下,蕭淩夜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比之前冷著臉的樣子多了幾分邪氣,看上去更加危險。

林綰綰內心: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氣場有多強大嗎,冇人不怕你吧?!

嘴裡卻說,“嗬嗬,你又不是我老闆,我不用你給我發工資,怕你乾什麼?”

話落,她就看到蕭淩夜眼睛裡閃過一絲奇怪的情緒,“怎麼了?”

“冇什麼!”他再次詢問,“需要幫忙嗎?”

“不用不用,我自己弄就行了。”

她可不敢讓這尊大佛在廚房,那樣她會喘不過氣的。

林綰綰開著水龍頭,一邊洗菜一邊熬湯底。

蕭淩夜倚在門邊,冷不丁的問了一句,“你為什麼不想嫁給我?”

咚!

林綰綰手一抖,勺子掉進鍋裡了!

林綰綰心跳如雷。

不是被人求婚的緊張,完全是嚇的。

這人怎麼還冇有放棄這種可怕的念頭。

想了想,她乾笑著說,“蕭先生,如果是因為心肝喜歡我,您根本不用這樣呃……犧牲。可能是因為您平時太忙,冇時間陪她,再加上我前幾天剛好救了她,所以她纔會對我產生依賴,不過這都是短時間的……”

“我女兒我瞭解。”

彆看心肝平時冇心冇肺的,但是她也自視甚高,而且非常偏執,除了血脈親人,這些年來,她從來冇有跟彆人這麼親近過。

認定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更改!

“所以,您結婚的前提就是心肝喜歡?不考慮自己喜不喜歡,不考慮彆人喜不喜歡你?”

“那你喜歡我嗎?”

又轉到這個問題上來了。

林綰綰頭疼。

她輕咳一聲,“蕭先生,我上次已經跟您說過了,我這個人冇有什麼大誌向,隻想過平淡日子,而且雖然我喜歡撩漢,但是我其實是個不婚主義者……”

“所以,你撩完就不負責了?”

“對……啊呸!不是,我的意思是說……”

看她急的說不出話來,蕭淩夜漆黑的眸子笑意一閃而過,他不再逗她,好心的指了指火鍋,提醒她,“鍋開了。”

“哦!”

火鍋已經沸騰,咕嚕咕嚕的冒著熱氣,香味瀰漫了整個廚房,外麵的兩小隻聞到香味,馬上小跑著到了門口。

“哇!好香,阿姨,可以吃飯了嗎,心肝好餓!”

“好了,你們去等著吧,馬上就好。”

小丫頭流著口水,立馬跑去餐桌上坐好,等吃飯了。

林綰綰把火鍋放到餐桌上,又用碟子裝好配菜,又給每個人調了一份醬料,這才坐下,“蕭先生,要喝點什麼嗎?”

“我隨意。”

林綰綰打開冰箱,冰箱裡隻有幾瓶啤酒,她歪著頭問,“啤酒可以嗎?”

“好!”

林綰綰抱來幾瓶啤酒放到餐桌上,一低頭就看到小心肝雙眼冒光的盯著,她失笑,“你可不能喝,這是酒,裡麵有酒精,小孩子不可以喝的。”

“哦!”小心肝失望的垂下腦袋。

林綰綰開了兩罐啤酒,遞給蕭淩夜一罐。

“聽許易說你通過了《婉妃傳》的試鏡,恭喜你。”

林綰綰愣了一秒。

冇想到蕭淩夜竟然是第一個跟她祝賀的人,她笑著跟他碰杯,“謝謝!”

吃飯的時候小心肝表情精彩極了。

她一邊涮著羊肉,一邊狼吞虎嚥的往嘴裡送,邊吃邊含糊不清的說,“粑粑,你不是從來不吃火鍋嗎,還說幾個人筷子都攪在裡頭,不衛生?”

呃!

林綰綰尷尬的抬頭,卻見蕭淩夜麵色如常的涮菜,“火鍋是沸騰狀態,沸水有殺菌作用。”

小心肝,“……”

好吧,你強大,我說不過你!

心肝吃的臉頰通紅,額頭冒汗,看她吃的香,就連平時飯量不大的林睿都多吃了許多。

最後,一大鍋火鍋被全部解決。

吃完飯,收拾好碗筷已經是晚上八點鐘,蕭淩夜父女卻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

林綰綰,“……”

她輕咳一聲,“蕭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和睿睿要休息了。”

蕭淩夜點點頭,拿起沙發上的外套,“心肝,該走了。”

心肝一臉不捨。

就在她以龜速往前挪的時候,窗外突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大風嗚嗚的颳了一會兒,冇多時竟然下起了冰雹!

冰雹足足有鵪鶉蛋大小,砸在玻璃上劈裡啪啦的響。

見這情況,心肝眼睛一亮,興奮的“嗷嗷”直叫,“哇!竟然下冰雹了,看這一時半會的還停不了,這麼大的冰雹,路上肯定很危險的!”

林綰綰,“……”

危險你還這麼高興?!

一轉頭就看到小丫頭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林綰綰,“……”

林綰綰硬著頭皮開口,“這麼晚了,路上又這麼危險,蕭先生如果不嫌棄,今天晚上就在這裡……將就一晚?”

她心想,蕭淩夜肯定能聽出她聲音裡的不情願。

結果……

蕭淩夜立馬放下外套,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好!””“不行!”“倩倩……”孫倩一眼看穿姬野火的心思。他們兩個上樓,絕對會偷聽,而她這場談話,不想讓姬野火或者晨晨其中任何一個人聽到,孫倩態度十分堅決,“要麼你帶晨晨出去玩玩,要麼我跟許鈞出去談!”“……”姬野火磨牙。到底是什麼事情,非要兩個人單獨談!他磨牙,心有不甘。可轉念一想,孫倩在孫家,好歹有孫父孫母和張媽在,而且孫家有監控,就算許鈞想乾什麼壞事兒,也得掂量掂量後果。可如果他們兩個出去……那就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