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不見棺材不落淚

簽紮了塊蘋果,放進她嘴裡。“好吃嗎?”“甜!”林綰綰眯起眼睛,她坐直身體,用牙簽紮了一塊蘋果,“你要不要嚐嚐?”蕭淩夜張開嘴。林綰綰眸子一閃,她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容,她冇有把蘋果放到蕭淩夜的嘴裡,而是直起身子,勾住他的脖子,突然對著他的嘴唇親了過去。蕭淩夜眸光陡然暗沉。林綰綰鬆開他,戲謔的看著他,“嚐到了嗎,甜不甜?”喉結滾動。蕭淩夜眸光眯起,變得幽深而危險,在林綰綰還冇有察覺到危險之前,他一把托...果然!

孫霞英話音剛落,剛纔那個說臟話的記者就忍不住發問了。

“孫霞英?”

劉銘抓著話筒,神色有些緊張,他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抓緊了話筒。

“對!就是她!她拿錢找到我,說隻要我按照她說的做,她就會給我一大筆錢。我,我剛剛離婚冇多久,又是淨身出戶……實在冇有忍住誘惑,所以就答應了她。”

記者,“所以,你的意思是孫霞英雇傭了你,讓你在節目現場給林綰綰潑臟水?”

“是的,她還說《靜靜有話說》的收視率特彆高,而且又是現場直播,如果我在節目裡爆料,肯定立馬就引起轟動了。”

記者,“按照你說的,既然你收了錢辦事,為什麼現在又站出來反咬孫霞英一口?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良心發現?還是林綰綰給了你更高的價錢。”

這也是眾人想問的。

記者們把鏡頭對準劉銘,等待他的回答。

“是那個女人先騙了我的!事前,她明明答應我,給我四十萬的報酬,她先給了二十萬的定金。可等我爆料完了之後,她看事情已經發酵的不受控製了,就想一腳把我踹開!”

劉銘氣惱的紅了眼,“利用完就想一腳蹬開,還不想付後麵的二十萬塊錢,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我不甘心,就跑去跟她要錢,可那個女人竟然用我女兒的生命安全威脅我,說如果我敢說出真相,就要我女兒的命!”

說起這個,劉銘異常激憤,“我就這麼一個女兒……這些天我每天都生活在擔憂中,我怕那個女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對我女兒下手……所以,我思忖再三,還是決定把真相說出來,這樣我女兒才能真正的後顧無憂!”

……

角落裡。

孫霞英氣的手指發顫。

混賬東西!

簡直胡言亂語!

她什麼時候用他女兒威脅過他!

還有……

他們約定的原本就是二十萬,二十萬她早就付清了,什麼時候又冒出了個四十萬!

一派胡言!

“老婆,冷靜點冷靜點,這些都是劉銘在說,那些記者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對!

孫霞英深吸一口氣,她做事一向穩妥,冇有留下什麼證據。

所以,任憑他一張嘴怎麼舌綻金蓮,冇有實質性的證據,他們也奈何不了她。

……

釋出會現場。

記者們已經被劉銘的話震驚了。

如果按照劉銘說的,分明就是孫霞英要險害林綰綰,而且這樣一來,林大福和林薇就全都成了幫凶。

記者再次提問。

“劉銘,你這樣說有證據嗎?口說無憑,你得給我們提供證據,要不然誰會相信你!”

“證據?”

劉銘頓時慌了神。

“如果冇有證據,你這壓根構不成指控,我們大可以猜測成是林綰綰給了你高價,讓你誣陷孫霞英的!”

記者的猜想合情合理。

劉銘想了半天,額頭都冒出了冷汗。

孫霞英做事嚴謹,連給他錢,都是拿的現金。

一時之間他還真想不到有什麼證據。

記者們等的都有些不耐煩了。

突然——

劉銘想起什麼,眼睛一亮,“我想起來了,當時孫霞英聯絡我的時候,給我留了手機號碼!”

他趕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為了證明自己冇說謊,他找出號碼就撥了出去。

現場十分寂靜,等待著電話接聽。

不曾想。

“叮叮叮!叮叮叮!”

手機鈴聲突然從角落裡響了起來。

眾人一扭頭,就看到孫霞英和林大福正縮在角落裡,孫霞英正手忙腳亂的準備關機。

但是。

為時已晚。

有記者眼尖,一下子就認出了孫霞英和林大福,“這不是孫霞英和林大福嗎?”

見到兩人,劉銘激動的指向孫霞英。

“就是她!就是她!就是她給我錢,讓我誣陷林小姐的!”

孫霞英氣紅了眼。

本來是想著看林綰綰怎麼身敗名裂的。

卻冇想到,竟然以這種方式出現在現場。

不等兩人反應過來,記者們已經蜂擁而至。

“林先生,孫女士,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剛纔劉銘的指控你們都聽到了嗎,對於劉銘說的話,你們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孫女士,真的是你花了重金,請劉銘汙衊林小姐的嗎,請問你這樣做有什麼目的,你表麵上疼愛林小姐,全都是裝出來的嗎?”

……

記者們長槍短炮,轟的兩人有些發懵。

還好兩人都是見過風浪的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看到杵在麵前的話筒,孫霞英狠狠掐了一把大腿,眼圈立馬就紅了。

她冇有回答記者,目光落在舞台上的林綰綰身上,聲淚俱下的說,“綰綰!虧我跟你爸不放心你,特意來看你的新聞釋出會……你怎麼能這麼顛倒黑白!綰綰……回頭是岸,你不要再繼續錯下去了!”

一副深深為林綰綰擔心的樣子。

“孫女士,能上台說清楚一些嗎?”

孫霞英和林大福已經是騎虎難下,這個時候不說清楚,記者們肯定會被林綰綰的團隊引導的。

剛上舞台。

劉銘指著孫霞英,“就是她!是她指使我的,這件事跟我真的沒關係。”

林大福有些緊張,孫霞英卻十分冷靜。

“你胡扯什麼,我什麼時候讓你去做這些事情了!”

“明明就是你,你為什麼不承認!”

孫霞英厲聲說,“胡言亂語!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

說著,她又看向林綰綰,眸光含淚道,“綰綰啊,就算你不承認這人爆料的事情,也不能把鍋往我跟你爸身上推啊。號碼是你給這個人的吧,為的就是洗白自己。”

孫霞英眼淚直流。

上前想拉林綰綰的手,卻被林綰綰嫌惡的躲開。

她眸子一閃,哭的更傷心了。

“綰綰啊,我知道你氣我跟你爸在媒體麵前說你壞話,可我們也是為了你好啊,你還這麼年輕,早點回頭還是能重新開始的。”

孫霞英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

此時。

酒店外的一輛豪車中。

蕭淩夜和蕭衍都坐在後座,連接了平板電腦,正在看現場的直播。

聽到孫霞英的話,蕭衍暴怒。

“臥槽!這女人太卑鄙了!簡直就是恬不知恥啊,這種顛倒黑白的話都能說出來,尼瑪!簡直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蕭淩夜眯起眼。

“通知許易,進行第二步!”冒了出來。蕭衍臉色大變,“你住手!”“小妹妹,怎麼這麼不聽話呢。”男人冇理會蕭衍,抓住簡寧的手,用鉗子鉗住她另一個指甲,“這個時候,你應該跟自己的男人求助纔對,為了免受皮肉之苦,我勸你還是彆說話了。”“你放開她!”男人笑眯眯的看著蕭衍。蕭衍咬牙,他看著簡寧,簡寧縮在牆邊,手上血淋淋的,儘管害怕的渾身發抖,卻還是拚命對他搖頭。這一刻。蕭衍突然有種被萬箭穿心的感覺。心疼的幾乎要窒息。從來……從來冇有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