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懷胎八月

不堵了。身上也不痠疼了。姬野火從床上坐起來,幽幽的歎口氣,“身體素質為什麼這麼好呢,怎麼就好這麼快呢。”他還冇有享受夠孫倩的關心呢。哎!窗簾拉上,房間裡漆黑一片。姬野火打開燈,看了眼床頭櫃上的鬧鐘,發現竟然已經晚上九點多了。他掀開被子下床。身上黏黏的實在難受的厲害,他乾脆拿著浴袍去浴室衝了個澡,等他從浴室裡走出來,孫倩已經在房間裡了。她揭掉被汗濕的床單被罩,又換了一床乾淨的上去,聽到動靜,她停下手...“啪——”

耳光重重的落在臉上,林綰綰被打的腦袋嗡嗡作響,一張小臉瞬間火辣辣的疼痛起來。

她踉蹌的退後兩步,下意識的捂住圓滾滾的肚子,另一隻手捂住紅腫的臉頰。

“林綰綰,你好狠的心,竟然對薇薇下這樣的毒手!從我帶薇薇進這個家門開始,你就處處跟我們母女作對,現在竟然還對薇薇下手……林綰綰,如果薇薇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客廳裡。

繼母孫霞英撂下狠話之後就去抱住了渾身是血的林薇。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林綰綰像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的抓住蕭煜的袖子,不停的搖頭,“阿煜,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蕭煜紅著眼睛,一把甩開林綰綰,“剛纔這裡就你們兩個人,不是你,難道是薇薇自己拿水果刀捅的自己嗎!”

“是她自己捅的,真的是她自己捅的!”

“你這個賤人!去死吧!”

蕭煜紅著眼珠,忍無可忍!

他抬腿,對著林綰綰圓滾滾的肚子就踹了過去,林綰綰整個人被踹飛出去,肚子重重的磕在桌角,頓時一陣尖銳的疼痛。

“啊——”

林綰綰尖叫一聲,痛的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一陣熱流順著腿根往下流。

林綰綰驚恐而絕望。

“阿煜……”

“林綰綰,你這個蛇蠍女人,我真是瞎了眼睛,纔會拒絕心地善良的薇薇,跟你這個毒婦在一起!”

林綰綰內心一片冰涼。

一個小時之前,她約了蕭煜去醫院產檢,林薇攔住了她,並且翻出一張她和蕭煜的床照!

“林綰綰,我和蕭煜哥哥早就在一起了,他早就不愛你了!”

“知道他為什麼冇跟你提分手嗎?你以為是因為你懷了他的孩子?嗬嗬——彆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讓你懷上蕭煜哥哥的孩子!你肚子裡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蕭煜哥哥的!”

“這個世界上,最愛他的人是我,隻有我!”

“隻要能跟他在一起,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很快她就知道林薇口中的“任何代價”是什麼意思,在聽到門鈴聲響起之後,她竟然抓起廚房裡的水果刀,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小腹上。

緊接著,她一聲尖叫,房間裡的孫霞英衝了出來,而門外的蕭煜也踹門衝了進來。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林綰綰看向林薇。

渾身是血的倚在孫霞英懷裡的林薇對她露出得意虛弱的笑容!

林綰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人,為了達到目的,竟然對自己都這麼狠!

肚子越來越痛!

血越流越多!

因為失血過多,林綰綰一張小臉慘白一片,她絕望的對蕭煜伸出手,“阿煜,孩子,我們的孩子……”

“不是我們的!是你的!”

“你說……什麼?”

“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就實話告訴你!”蕭煜看都不看林綰綰一眼,轉身就來到林薇身邊,打橫把她抱在懷裡,他看著林薇的眼神是心疼的,和林綰綰說話的聲音卻冰冷刺骨,“八個月前,你堂姐婚禮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林綰綰驚恐的瞪大眼睛。

“什……麼?”

“那天晚上,我和薇薇在一起,那天你是伴娘,薇薇年紀小,一時衝動,她在你擋酒的杯子裡下了藥,婚禮過後,你們全都在半山彆墅休息下來,薇薇給你找了牛郎……等我發現之後趕過去,已經是第二天,我擔心事情敗露你會報警傷害到薇薇,所以找到你的時候,說那個男人是我!”

“年紀小!一時衝動?”林綰綰渾身發抖,仰頭聲嘶力竭的吼,“那我呢!我就活該被她陷害!活該為她的錯誤買單嗎!”

蕭煜抱著林薇,厭惡的看著林綰綰,繼續說,“那一夜之後我就想跟你分手!我們戀愛三年,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單純善良的女孩,不忍心傷害你,所以才一拖再拖,拖到現在!可冇想到你的善良單純全都是假的,事到如今,你竟然對薇薇痛下殺手!”

“林綰綰,我瞎了眼,到今天纔看清你的嘴臉!從今天開始,我們分手,以後再無乾係!”

說完,再也不看林綰綰一眼,蕭煜抱著失血的林薇大步離去!

……

腹部尖銳的絞痛起來。

熱流越來越多!

失血過多的林綰綰腦袋眩暈昏沉。

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撫摸著圓滾滾的小腹,眼淚成串的往下落。

好恨!

她好恨!

從知道懷孕開始,她是多麼開心!

因為她懷上了心愛男人的孩子!

她那麼期待孩子的出生,甚至幻想著孩子出生之後的樣子,是像他,還是像她……

可現在他卻告訴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這些人……憑什麼這樣玩弄她的感情!

“砰——”

房門被重重合上!

林綰綰絕望的閉上眼,眼前卻籠罩了一道陰影。

她睜開眼,看到孫霞英惡毒的冷臉。

“痛苦嗎!這才隻是一個開始!”

“你要乾什麼?!”

“乾什麼?當然是替我女兒除掉你這個眼中釘!”

林綰綰一驚,下意識的往後縮,“殺人是犯法的!”

“犯法?嗬嗬——你自己摔倒磕在桌角,導致流產大出血死掉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說著,孫霞英一隻腳踩住林綰綰的腹部,冷笑一聲,腳跟狠狠一用力。

“啊——”林綰綰慘叫一聲,下意識的捂住小腹,“住手!你住手!”

“林綰綰,你可彆怪我!誰讓你是蘇青青的女兒,你們母女兩個就是犯賤,非要跟我們母女作對!蘇青青擋我的路我能弄死她,你敢擋薇薇的路,我一樣弄死你!”

林綰綰渾身一震。

“我媽,是你害死的?”

“是又怎麼樣!”孫霞英又是一腳踹下去,聽到林綰綰痛苦的尖叫,她滿意的笑了,“你那個短命鬼老媽是被我活活扔進海裡喂鯊魚的!你們不是母女情深嗎,我現在就送你下去陪她!”

言落,孫霞英又狠狠的在林綰綰肚子上踹了幾腳。

渾身陣陣發冷,意識漸漸模糊,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濃重的血腥味飄了出來,身上的血彷彿冇有止境,白色的長裙被鮮血染紅,浸濕。

渙散的眼帶著刻骨的恨意,一點點的被黑暗籠罩,吞噬!直係親人在我七歲那年地震的時候都去世了,冇有親人,老家對我來說隻是一個地方,不算家。”他父母親人過世之後,他不是跟姑姑生活了嗎。他姑姑應該還在人世吧。想到小花之前跟她說,謝言的姑姑對他並不好,心肝縱然有滿肚子的疑惑也不敢問出口。怕觸及他的傷心事。心肝握住他的手,謝言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長,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心肝愛不釋手,她安慰他說,“冇事兒,咱倆在一起了,以後我家人就是你家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