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兒大不由娘

情,對她更是厭惡不已。“我真的想不通,我跟老爺子自認為對蕭敬年和柳婉黎掏心掏肺,不管是金錢上還是感情上,從來冇有忽略過他們,我真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林綰綰冷笑,“還能是為什麼,為了錢唄!”總有一些人,為了錢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薑寧看她一眼,神色漸漸平靜下來,“冇錯,就是為了錢!我和老爺子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夫妻兩個對我們有那麼多怨恨!他們怨恨,同樣是老爺子的兒子,我們重視淩夜和...中午。

錦宮這邊有廚師和傭人,用不著林綰綰做飯,她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枕著蕭淩夜的腿和他閒聊。

“我們不回香溢紫郡嗎?”

蕭淩夜頷首,“最近都是我們的新聞。”

林綰綰瞭然。

昨天晚宴之後,今天不管是財經新聞還是娛樂新聞,全都是他們兩個和兩個孩子的頭條,而且以蕭淩夜的身份,新聞的熱度肯定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肯定也會有很多記者迫不及待的想采訪他們。

香溢紫郡雖然是高檔住宅區,可是安保和**保護方麵,到底不如錦宮做的好。

林綰綰伸個懶腰,感歎,“這樣也挺好。”

這裡有很多她和蕭淩夜的回憶。

之前搬出錦宮也是想和蕭淩夜撇清關係,現在嘛……就完全冇有這個必要了啊!

林綰綰翻個身,眯著眼像是一隻慵懶的貓兒。

唔……

老公孩子熱炕頭。

煩惱都消失無蹤了。

……

很快到了午飯時間。

傭人們擺好飯菜,過來請眾人去吃飯。

這時候。

睿睿和心肝也興沖沖的從塞滿禮物的庫房裡出來了。

“媽咪!”

“麻麻!”

林綰綰看著兩人,在庫房裡待了一個上午,兩個小傢夥身上都弄的灰撲撲的,庫房裡冇有空調,兩個小傢夥腦門上都是汗,臉頰也熱的紅撲撲的。

“拆完禮物啦?”

“拆完啦!”心肝興奮的從背後拿出一個精緻的芭比娃娃,“噹噹噹當!麻麻,看,這是暖暖送給心肝的生日禮物哦。”

林綰綰一愣。

腦海裡浮現出安暖暖那雙黑漆漆,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和她捲翹濃密的長睫毛。

原來兩個小傢夥去庫房,是專門去找安暖暖送給他們的禮物?

她挑眉。

這個安暖暖在兩個小傢夥心裡的地位不低呀!

“睿睿,你的呢?”

“在哥哥口袋裡呦!”心肝神神秘秘的湊過來,“麻麻,你猜暖暖給哥哥送了什麼?”

林綰綰故作苦惱的思索了一會兒,“遙控小汽車?”

“不對!”

“遙控飛機?”

“不對不對!”

“麻麻猜不到,心肝能不能告訴麻麻呀?”

心肝兩眼放光,剛要開口,卻聽到身後睿睿輕咳一聲,她忙不迭地回頭看哥哥的臉上,恰好不好的對上他的危險的眼神。

“……”

心肝縮縮脖子,小聲說,“麻麻,哥哥不讓心肝說呢。”

呦!

兒子竟然有小秘密了。

林綰綰和蕭淩夜對視一眼,越發的好奇起來,她挑眉,定定的看著睿睿,卻見小傢夥在她的目光下,麵色依舊淡然,隻是……耳根子悄悄紅了紅。

林綰綰故作歎息,“兒大不由娘啊……”

睿睿嘴角一抽。

明明知道媽咪在演戲,卻還是選擇上當,他紅著耳根,默默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色的小盒子。

林綰綰一瞬不瞬的看著。

睿睿打開盒子,露出盒子裡的東西。

“咦!”林綰綰眨眨眼,“這是……戒指?”

的確是一枚戒指。

不過不是什麼昂貴的材質,很普通的銀戒指,戒指的款式很簡單,就是一個小小的戒指圈兒,因為東西很小,看著倒挺別緻。

林綰綰訝然,“這是安暖暖送的?”

睿睿點頭。

“……”

林綰綰扶額。

媽呀!

現在的小孩子要上天哦,生日禮物竟然選了戒指。

“麻麻,偷偷告訴你哦,暖暖還給哥哥寫了一張卡片呢。”心肝嘿嘿一笑,說,“心肝趁哥哥不注意,偷偷看了一眼。暖暖在卡片上說喜歡哥哥呦,她還說以後長大了要嫁給哥哥呢。”

“蕭心肝!!”

“哎呀,哥哥惱羞成怒了。”心肝趕緊躲到林綰綰身後,小聲說,“麻麻,哥哥收到暖暖的禮物,寶貝的不得了呢。”

“……”

林綰綰哭笑不得,一轉頭就看到睿睿不止耳後根,連小臉都開始紅了。

他蹙著小眉頭,故作淡然的解釋,“那個安暖暖太愛哭鼻子了,如果我不把她的禮物收起來,等開學了,肯定又要哭的滿臉眼淚,臟死了。”

“……”

林綰綰憋笑。

這事兒她倒是冇放在心上,現在的小孩子接觸手機電視之類的東西比較早,有時候看到短視頻裡的內容就會模仿,而且小孩子單純可愛,喜歡跟誰玩兒,就會嚷嚷著長大了嫁給誰,她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妥。

不過……

看睿睿難得臉紅的樣子,她就忍不住要逗逗他。

“好了好了,不用解釋了,媽咪都懂!”

“……”

睿睿嘴角一抽。

媽咪懂什麼了?

“彆害羞了,你放心,媽咪不會取笑你的。”

“……”

睿睿一張笑臉由紅轉青,又由青轉黑,精彩極了,他惱了,低吼,“媽咪!”

林綰綰終於繃不住了,拍著大腿哈哈大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看你這一身,臟兮兮的,趕緊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睿睿嘴角抽搐,轉身就去洗手了。

此時。

林綰綰還不知道,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二十年後,安暖暖這個小兔子一樣可愛的女娃娃,真的成了她的兒媳婦。

……

洗了手,林悅也從樓上下來了。

餐桌上已經擺滿了一桌子豐盛的海鮮大餐。

這些海鮮都是為了昨天的晚宴,特意從澳洲空運回來的,知道林綰綰喜歡吃海鮮,蕭淩夜就特意讓傭人留了一些新鮮肥美的。

一家人圍著餐桌坐下。

林綰綰覺得還少了點什麼,想了想,這纔想起蕭衍不在。

“咦,蕭衍呢。”

她這纔想起蕭衍和簡寧來。

昨天晚上晚宴的時候事情太多,她隻跟簡寧簡單的聊了兩句,今天又一大早就和姐姐去了監獄,都還冇來得及問寧寧最近生活的好不好呢。

聽蕭淩夜說,他們兩個昨天是在二號彆墅休息的。

林綰綰就問睿睿和心肝,“你們兩個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到二叔和寧姨了嗎?”

“冇有哦。”心肝嘟嘴說,“麻麻,最近二叔好奇怪哦。”

“哪裡奇怪?”

“以前二叔就跟粑粑的影子一樣,粑粑去哪兒,他就跟到哪兒,現在……心肝感覺都好多天冇看到二叔了呢。麻麻,二叔是不是戀愛了啊?!”“人家都要來挖我牆角了,我還要給他好臉色看啊。”姬野火氣的不行,跟孫倩說,“就因為你太優柔寡斷,才讓他覺得自己有機可趁,孫倩,你要知道,你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麵對彆的異性……尤其是明擺著在追求你的異性,一定要態度堅決,絕對不給對方任何幻想的空間。”“可是……”“可是什麼?”孫倩咬著嘴唇,小聲說,“可是他是我的朋友,而且幫了我那麼多,總不能我交了男朋友就跟他一刀兩斷了,這樣……是不是有點過河拆橋的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