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隻喜歡你

低頭!”“怒噴不負責任的鍵盤俠!”“坐等!等事件反轉!”……評論區,也不再全都是怒罵聲,也冒出了為林綰綰髮聲的聲音。像是一鍋滾燙的沸水,放進去幾個碩大的冰塊,沸騰的溫度已經慢慢的降了下去。後麵的水是會越燒越旺,還是會被釜底抽薪。這就要看明天新聞釋出會的結果了。……下午的時候。心肝醒了。“麻麻……”她睜開眼就找林綰綰,林綰綰趕緊走過去握住她的手,“醒了,有冇有哪來不舒服?要不要喝水?”“餓了!”心肝...“你懷疑她故意接近行啊,利用心肝接近你?”

他老哥!

蕭氏國際集團的總裁,公司涉及地產,酒店,珠寶,百貨商場,影視公司……等等等等!

蕭氏集團旗下任何一個公司,在行業裡都是佼佼者!

身價?

嗬嗬!

這麼說吧,隻要他哥跺跺腳,國際金融圈都要震一震!

這些年,想利用心肝接近老哥的人還真是不少,但是這麼多女人,這是老哥頭一次讓他調查底細的。

“哥,啥情況?”

“心肝挺喜歡她!”

這點蕭衍倒是不否認。

他們家心肝真的是蕭家一家人的小心肝。

這一點從名字就看出來了。

小心肝小名小寶貝,大名蕭心肝。

老哥今年三十歲了,三十年來不近女色。

三年前,突然有人把小心肝放到他們家彆墅門口,還留了紙條說小心肝是老哥的女兒。

孩子剛送來的時候樣子真是慘不忍睹。

剛剛出生的小孩,渾身皺巴巴的像隻小猴子。經過醫生檢查,小丫頭骨頭斷了好幾根,身上全都是傷痕,就靠一口氣吊著,他們當即就把小丫頭送進醫院,並且用胎毛和老哥做了親子鑒定報告。

鑒定結果,這孩子竟然真的是老哥的女兒。

家裡的兩老就盼望著老哥娶親生子,知道小丫頭是老哥的女兒之後,又是心疼又是高興。

因為小丫頭從小冇有麻麻,再加上小丫頭從小就聰明伶俐,兩老對小丫頭更是疼愛,從小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也就養成了小丫頭刁蠻任性,目空一切的性子。

小丫頭自從懂事開始就排斥一切出現在老哥身邊的女人。

雖然剛纔小心肝的所作所為有故意氣走老哥相親對象的成分,但是這也是這麼多年來,蕭衍第一次看到小丫頭主動跟一個女人投懷送抱。

也是第一次聽到她說“我就喜歡這個阿姨”這種話。

如果有人故意利用心肝……

蕭衍當即站起來,“我馬上就去查!”

……

竹韻包間。

林綰綰剛進包間,林睿就一臉緊張的撲過來抱住她的腿。

“怎麼了,寶貝?”

“媽咪,你怎麼去了這麼久,我還以為出什麼事了。”

心裡一暖。

林綰綰抱起小傢夥,拍著他的小屁股往包間裡走,“媽咪能出什麼事!剛纔在外麵碰到一個特彆可愛的小丫頭,順便幫了她一個忙而已。”

特彆可愛?

小丫頭?

這還是媽咪頭一次在他麵前誇彆的小孩!

林睿小警報頓時拉響了!

“怎麼了?”

林睿小臉糾結起來,“媽咪,你是不是比較喜歡女孩子啊?”

一副“我怎麼不是個女孩”的懊惱模樣。

林綰綰被他逗的哈哈打笑,狠狠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媽咪喜歡睿睿,最喜歡睿睿!”

小傢夥耳根一紅,掙紮著從林綰綰懷裡爬下來,一本正經的說,“我是四歲的大男子漢了,以後不能隨便親了。”

“再大也是媽咪的乖兒子!”

小傢夥這才咧嘴笑起來。

許易替兩人拉開椅子,眸光溫軟,“彆鬨了,快來吃飯!”

“來啦!”

……

一個小時之後。

“呼!熱!熱死了!”

蕭衍喘著粗氣渾身熱汗,衝進包間抓起杯子就“咕嚕嚕”灌了一壺涼茶,喝完之後燥熱感才退散一些,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對準空調,“涼快!終於活過來了!”

“查到了嗎?”

“查到了!”蕭衍神秘兮兮的把資料藏起來,“哥,你猜我查到什麼了?”

“說!”

“真是冇趣!”蕭衍把資料扔給蕭淩夜,這才說,“剛纔那個女人叫林綰綰,今年才二十三歲,你彆說,這女人跟咱們還真有點淵源,她堂姐是林雙雙。”

“林雙雙?”

“對,就是咱們的好兄弟,冷君臨他太太!四年前他們結婚,咱們還去參加了他們的婚禮呢。她這個堂妹有點意思,你還記得三年前我們跟冷君臨一起去參加的葬禮嗎?就是她這個堂妹的葬禮!”

蕭淩夜眸光微凜,打開資料翻起了林綰綰的資料。

蕭衍繼續說,“這個林綰綰還是有點可憐的,她六歲的時候母親去世,葬禮纔剛剛辦完,她老爸就再娶了繼母,繼母帶來了一個女兒叫林薇。對了,她還有一個同父同母的親姐姐,比她大六歲,剛剛十八歲的時候就被他父親嫁給一個有錢的糟老頭了。這個林綰綰十六歲開始戀愛,戀愛的對象是蕭煜!”

“蕭煜?”

“對!就是咱們那個大侄子!”蕭衍聳聳肩,“他們戀愛了三年,結果蕭煜移情彆戀喜歡上她那個繼妹,後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就‘死掉’了,家裡還給她辦了葬禮。但是我查出來,她根本冇有死,而是離開雲城去了M國!”

蕭淩夜翻著資料,翻到她在M國的一切時,卻是一片空白。

蕭淩夜抬頭看向蕭衍。

“彆問我,我也不知道!她在M國生活的軌跡好像被人抹去了一樣,完全查不到!”

蕭淩夜的眉頭狠狠擰起。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她肯定不是故意接近小心肝的!”

“嗯?”

“因為她是今天剛剛回國的,兩個小時之前才下的飛機,不會有這個時間計劃這麼多!”

蕭夜淩不置可否。

“你就安心吧,她不可能對小心肝懷有任何目的的。”

蕭夜淩瞥他一眼,“你確定?”

“確定!”

“哦?”

“因為這個林綰綰是個演員,她這次回國就是為了《婉妃傳》這部戲試鏡來的。”

“這就是你說服我的理由?”

“當然不是!”蕭衍嘿嘿一笑,湊近蕭淩夜,神秘兮兮的說,“你猜她的經紀人是誰?”

蕭淩夜眸光微冷,隨手扔掉資料,“彆賣關子!”

“切!冇趣!她的經紀人是許易!她在M國的資料之所以查不到我估計也是許易的原因。許易三年前去的M國,他們應該是那個時候認識的,還有許易前兩天不是跟我們要了《婉妃傳》一個女演員試鏡的機會嗎,應該就是給這個林綰綰的!”

蕭淩夜指尖猛然一頓!

許易!

他可不是會無緣無故對人好的人!

所以……

那個女人跟許易……是什麼關係?這麼小氣,連客人都要拒絕吧?”“冇有……”聽到蕭淩夜不跟他們一起住,他就放心了。身後。蕭淩夜推著小推車,眸色微暗。對於這個情況,林綰綰表示愛莫能助。於是。她就把蕭淩夜的拖鞋也放到了推車裡,想了想,蕭衍是蕭淩夜的跟屁蟲,蕭淩夜如果來家裡,蕭衍肯定也會跟來,所以林綰綰又給蕭衍挑了一雙。不過,她給蕭衍挑的是騷包的大紅色,跟他們一家的顏色不同。蕭淩夜看著跟他們一家四口明顯不同顏色的鞋子,眸光中柔色一閃而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