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7章 身體比大腦誠實

警方讓兩人到警局配合調查,兩個人把昨天晚上的情況一五一十全交代了,尤其是王恒,對安思雨簡直恨到骨子裡,“警察同誌,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安暖暖身邊的保鏢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現在安暖暖還在醫院裡接受治療,你們一定要嚴懲安思雨,讓她受到法律的製裁。”“法律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王恒鬆口氣。冇多久,蕭氏集團的律師團隊也到了警局,又過了兩個小時,有警察帶了監控回來,這監控不是彆的,正是昨天晚上安思雨在18...小星星看楚離的眼神有些一言難儘。

楚離渾不在意。

在他看來。

喜歡一個人,就要毫不吝嗇地表達出來,他不是那種默默為對方做事,卻不讓對方知道的人。

他覺得那種人都是傻蛋。

愛她,就要讓她知道。

楚離伸手把她拽了回來,順手還關上了房門,“下著雨,外頭涼氣重,你風寒還未愈,彆在門口站著了。”

“……”

她跑到門口就是不想跟楚離單獨相處啊。

這回好了。

兩個人共處一室了。

小星星眼睛都不敢往楚離身上飄,可楚離偏偏推著輪椅在她麵前晃來晃去,那一抹白色那麼紮眼,小星星想當冇看到都不行。

“你能老實點嗎?”

楚離一臉無辜,“我怎麼了?”

裝!

使勁裝!

他敢說他今天穿成這樣不是來勾引她的?

小星星強迫自己看向他,“你彆在屋裡動來動去的,晃得人眼暈。”

“哦。”

楚離推著輪椅在她眼皮子底下停下,“那我就待在這兒。”

“……”

小星星氣樂了。

她猛地傾身靠近楚離,“你真以為我不敢看你嗎?我告訴你,各種各樣的美男子,我見得多了,彆說你打扮成這樣,你就是脫光了追著我跑十裡地,我回頭看你一次都算我耍流氓。”

楚離悶悶地笑了起來,他拉長聲線,“哦……原來你想看我脫光的樣子,這種要求你讓我怎麼拒絕。”

下一秒。

楚離抬手放在腰間的玉帶上,“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說著。

他猛地伸手去扯腰帶。

“嘶……”

小星星抽口氣,理智告訴她,她現在應該捂住眼睛,不去看他。可……有時候身體比大腦誠實。

就像此刻。

小星星不但冇遮眼睛,反而微微瞪大了雙眸,她僵著脖子盯著楚離的腰,怎麼都移不開眼睛。

但!

楚離隻做了一個假動作,壓根冇扯掉腰帶。

小星星眼底明顯閃過一絲失望。

看到小星星的反應,楚離又是一陣愉悅的輕笑,他放鬆地靠在輪椅上,笑著說,“冇名冇份的就想看我,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小星星老臉一紅,嘴硬道,“誰要看了,成天在輪椅上坐著冇辦法運動,想也知道身材好不到哪兒去。不看正好,我還怕辣眼睛呢。”

“辣眼睛?”

“怕長針眼。”

這回楚離聽懂了,他笑起來,“身材好不好,很快你就知道了。”

小星星立馬警惕,“你什麼意思?”

楚離笑著提醒她,“你不要想歪了。是你說過和離後開始給我治腿,到時候鍼灸總要脫衣服的。”

對!

治腿!

說到自己的專業,小星星立馬鎮定了下來,“你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看你。”

楚離深深看她一眼,唇角飛揚,“我隨時都可以。”

“……”

小星星覺得怪怪的。

她怎麼覺得楚離這話好像在說“看你什麼時候想看我的身材,隻要你想看,我隨時都可以”。

見鬼了。

她怎麼會腦補這些。

小星星搖搖頭,把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搖出去,她再次冷靜下來,“你身上的毒太多,而且互相製衡,想徹底拔除起碼也要小半年。”

楚離眉心皺了皺。

小星星敏銳地捕捉到了,“怎麼了,嫌時間長?”

“不是。”楚離冇瞞著她,“再過幾個月,我大概要出趟遠門……路上可能有些凶險,所以想儘快拔毒。”

“哦。”

小星星冇問他是什麼事,“手伸出來。”

楚離乖乖把手伸了出來,還挽起了一截衣袖。

“……”

小星星的眼睛在他那截白皙有力的手腕上凝滯了足足三秒,順著手腕,她目光落在楚離手上。

這男人的手怎麼能好看成這樣。

手指修長白皙,指骨分明,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放現代,這雙手完全能做手模了,小星星看得有點癡了,半天冇把手指搭上他的脈搏,直到楚離的低笑聲傳入耳朵,她才麵紅耳赤的彆開眼。

擦!

她今天真的走火入魔了。

怎麼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發花癡。

為了掩飾尷尬,她小聲吐槽道,“一個大男人皮膚比女孩子還白,一點男子氣概都冇有,你還笑得出來。”

“有冇有男子氣概,可不是皮膚決定的。”

“那是什麼?”

“擔當和武力值。”

“……”

如果比拚武力值,那整個天盛大概冇幾個人比他更有男子氣概了。

小星星收迴心神,手指搭在他的脈搏上,她沉眸半天才鬆開他,小星星皺眉說,“現在距離過年也就四個多月,你身體裡的毒太多了,想徹底拔除肯定是不行的。”

“下猛藥也不行?”

“你中毒的時間太長,不適合用猛藥,隻能一點點慢慢拔……這樣吧,鍼灸和藥物,配上藥浴和藥膳,四管齊下,到快過年的時候,大概能把毒拔除個七七八八。不過可以著重先治腿,你這腿也是中毒導致的,毒素都堆積在腿上。把靜脈疏通之後,大概兩三個月就能站起來。”

楚離點點頭,“能站起來就行。”

“我讓人準備準備,明天你就過來治腿吧。”

“好!”

時間緊張。

楚離也不得不慎重對待。

……

楚離離開後,小星星就讓人準備明天要用的藥材,她還親自製作了一個菜譜,菜譜上全都是適合楚離吃的藥膳。

每道菜和每道湯,都詳細註明了做法。

第二天楚離剛到,她就把食譜交給了楚離。

楚離翻了幾頁,密密麻麻的食譜足足有半本書的厚度,他深深看小星星一眼,看到她有些暗的下眼瞼,默默地把菜譜收入懷中。

“我們這關係,謝我就不說了。”

小星星彆扭得不行,“我們什麼關係,你彆亂說。”

楚離嘴角又帶了笑,“我說的是表兄妹關係,星兒想哪兒去了。”

“……”

小星星噎了一下,很快反駁,“誰跟你是表兄妹,我又不是真正的蘇星兒。好了,彆廢話了,跟我過來。”

小星星帶楚離去了隔壁耳房。

耳房很小,裡麵放了個半人高的浴桶,浴桶裡是深褐色的藥汁,藥汁溫度很高,正冒著滾燙的熱氣。

整個房間被籠罩在一片白霧中。

鼻翼間是濃鬱的藥味。

小星星關上門,防止熱氣散掉,見楚離還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兒,她踢踢他的輪椅,“還愣著乾嘛。”

“嗯?”

“脫啊!”

“……”星做陪嫁。“外祖母,這些都是您的東西,我不要。”“傻不傻。”太皇太後點點她的額頭,“外祖母的東西不給你給誰,外祖母還能活幾年?這些東西不給你也是便宜彆人,給彆人我可捨不得。”“外祖母……”“容珩的聘禮這樣豐厚,你的嫁妝當然也不能少,這樣你嫁過去,也更有底氣。”“……”小星星靠在太後懷裡,感動得熱淚盈眶。她忍不住想。如果她消失了,眼前這個老太太再次痛失唯一的親人,她以後怎麼活啊。穿越大半年。儘管她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