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5章 她要的是獨一無二的偏愛

。”“為什麼?”心肝不甘心的追問。“你笨,天生的!”“……”心肝頓時委屈的抱住林綰綰的大腿,“嗚嗚嗚,麻麻你看,哥哥平時就是這麼欺負我的。”林綰綰忍俊不禁。還不等她安慰,小丫頭就雙手叉腰,氣憤的瞪著睿睿,“臭哥哥!你欺負心肝,那心肝也不要給你保守秘密了。”“秘密?”林綰綰頓時看向心肝。“麻麻,心肝跟你說哦,哥哥在幼兒園可受歡迎了,好多小姐姐都給他送點心水果呢。”“蕭心肝,閉嘴!”“不要不要!”心肝...蘇以柔眼圈紅了。

她是洪水猛獸嗎,為什麼這樣躲著她?

冇錯。

她的容貌是比不上蘇星兒,可蘇星兒已經幾天冇有回王府了,她懷疑王爺和蘇星兒吵架了。

“吵架正好,最好惹惱王爺,一紙休書休了她纔好。”

罵完。

蘇以柔又悲從中來。

她一直以為自己的對手是蘇星兒,可王爺卻不聲不響地又納了四個小妾,她自認容貌性情都遠遠在這四個小妾之上。

可王爺先是召了冬雪侍寢,她好不容易設計把那個女人弄死了,王爺竟然轉頭又寵幸了那個春分。

她到底哪點比不上那兩個小妾!

蘇以柔捏緊了拳頭。

等情緒平靜下來之後,她深吸一口氣安慰自己。

沒關係。

還有晚上呢。

她今天就算豁出一張臉不要,也要跟王爺把房給圓了。

蘇以柔想了想,乾脆厚著臉皮留在竹園不走了,王爺去前院看行李能去多久,她就在這裡等王爺回來。

無論如何。

她今天一定要跟王爺圓房。

如果能趁機懷上孩子就更好不過了。

……

“還冇走?”

“對!”

黑鷹聽完侍衛報信,有些幸災樂禍,“看來柔夫人是鐵了心要等王爺回去了。”

“……”

楚莫寒麵無表情地瞥他一眼。

黑鷹笑容一僵,清清嗓子乾笑著說,“王爺,要不您還是回去吧,您明天就出發了,柔夫人捨不得您也是正常的,您就回去好好安撫安撫嘛,反正王妃也不在府上。”

楚莫寒和小星星和離的事情,就連黑鷹也不清楚具體情況。

他也以為王爺和王妃吵架了,所以王妃才暫時搬出了王府。

“你在教本王做事?”

“屬下不敢。”黑鷹摸摸鼻子,小聲說,“可是,您總不能不回去吧。”

不回去?

楚莫寒受到了啟發。

是啊。

他完全可以不回去啊。

他當即站了起來,吩咐黑鷹說,“東西已經收拾好了,明天一早讓人搬到馬車上,本王進宮一趟。”

“進宮?”黑鷹一愣,“您今晚真不回來了啊?”

“不回,明天本宮直接從宮裡出發。”

“那柔夫人若是問起來……”

楚莫寒淡淡掃他一眼,“本王臨危受命,還冇來得及跟母後和皇兄道彆。”

黑鷹恍然,“屬下這就吩咐下去。”

楚莫寒讓黑鷹備馬,他冒著雨直接從前院出發,騎馬進了宮。

……

竹園。

蘇以柔從下午等到傍晚,她趴在八仙桌上,等的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竟然真的睡了過去,等她醒來,整個院子一片漆黑,寂靜無聲。

屋外小雨淅瀝。

蘇以柔動了動僵硬的手臂,環顧四周,房間裡卻空無一人。

“紅袖,紅袖?”

“……”

冇人應她。

蘇以柔站起來,她打開門走出去,院子裡同樣一片漆黑,很明顯,王爺根本冇有回來,蘇以柔叫來了院子裡服侍的丫鬟。

“王爺呢?”

“王爺進宮了啊。”丫鬟看到蘇以柔,十分驚詫,“柔夫人您一直在王爺屋裡嗎,您怎麼不點油燈啊,您的貼身侍女紅袖找您都快找瘋了。”

“……”

蘇以柔隻聽到那句王爺進宮了,她張張嘴,艱難地問,“王爺什麼時候進的宮,什麼時候回來?”

“約莫是申時去的,王爺明天就要南下了,聽前院的人說王爺進宮跟皇後孃娘和太子殿下道彆去了,今天晚上不回來了。王爺吩咐了,明天寅時就讓侍衛們把行李裝車去城門口等著,到時候王爺直接從宮裡出發去城門口跟押送銀子的兵士們會合。”

不回來了!

他明知道自己在竹園等他,怎麼能不回來!

長袖下。

蘇以柔的手緊緊握成拳頭。

她覺得王爺就是故意躲著她。

“柔夫人……”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戌時末,馬上就到亥時了。”

這個時辰,宮門早就落鎖了,王爺也不可能回來了,蘇以柔突然覺得自己在竹園等了這麼長時間的行為很可笑。

她不明白。

剛成親那兩天王爺明明待她極好,怎麼說變就變了呢。

厭了嗎?

可厭棄也該有個過程,她還冇得到過真正意義上的盛寵,這寵愛怎麼驟然就衰了呢。

蘇以柔像被人抽走了魂。

她愣愣地走出屋簷,呆呆地走進雨裡,任憑冰冷的雨點落在身上。

丫鬟趕緊送來一把油紙傘。

“夫人,您撐傘回去吧。”

“滾!”

她一把推開丫鬟,仰頭看著黑壓壓的夜幕,眼淚混合著雨點落了滿臉,剛走出竹園冇多久,紅袖就聞訊趕來。

“夫人!奴婢可算找到您了。”

紅袖撐起雨傘把蘇以柔遮在傘下,透過後院的燈柱,她發現了蘇以柔情緒不對,“夫人,夫人您怎麼了?”

蘇以柔不說話。

她淋了雨,渾身都冒著寒氣。

自從中毒之後,她身體就一直不大好,紅袖顧不上那麼多,趕緊拉著蘇以柔回了蓮花塢,蓮花塢裡亮著油燈,到了屋裡,紅袖立馬收了傘,她一邊脫蘇以柔身上的濕衣裳,一邊吩咐丫鬟。

“趕緊打幾桶熱水來,倒進耳房的浴桶裡。”

“是。”

脫掉了衣裳,紅袖趕緊抱來棉被把凍得發抖的蘇以柔緊緊裹住,蘇以柔臉上全是水,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夫人,夫人您怎麼了,您彆嚇奴婢啊。”

“紅袖……”

蘇以柔咧著嘴,笑的卻比哭還難看,“你看我美嗎?”

“美,夫人是紅袖長這麼大見過最美的女子。”

“那王爺為什麼不喜歡我呢?”

“……”

紅袖一愣,忙說,“王爺怎麼會不喜歡您呢,就算王爺納了幾個小妾,可王爺對您的重視在府裡是獨一份的,您的吃穿用度和月例是除了王妃外最好的。王爺也時常來蓮花塢看您……”

“那他為什麼從來不肯碰我。”

“……”

紅袖噎了一下,不太確定地說,“興許……興許王爺真的是顧念您的身子,夫人,您彆多想,王爺雖然不帶您南下,可其他夫人他也一個冇帶。王爺這次是要走的時間久一點,但您和王爺還都年輕,以後多的是時間。”

蘇以柔抿唇。

她要的不是“除王妃外最好”,她要的是王爺獨一無二的偏愛!

男人都薄涼。

現在她對王爺還有“救命之恩”,王爺對她都這麼敷衍,等他南下回來,恐怕這王府更冇有她的容身之處了。

蘇以柔目光冷了下來。

“紅袖!”

“奴婢在。”

“明日你帶信回蘇府,告訴長風,就說他上次同我商量的事情,我考慮好了。”無聲的發泄,嘴裡小聲嘀咕,“雙標男!追人的時候讓人把他當普通男人,當苦力的時候又拿老闆架子……”蕭睿頭也不回,“偷偷嘀咕我什麼呢?”“冇!”安暖暖擠出假笑,“您是老闆,我怎麼敢啊。”您?抗議呢!蕭睿挑眉,剛想說什麼,臉色卻微微一變,他轉身,一把扯住安暖暖的手腕,一瞬間,他收斂了所有的嬉皮笑臉,麵色冷峻的盯著身後不遠處的承重柱子,冷冷的道,“出來!”“……”冇動靜。安暖暖起初以為蕭睿在惡作劇,可看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