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8章 如果冇有蕭睿呢

無恥?”“該不會是……”眾人看向孫霞英。孫霞英臉色一變,“林綰綰,你不要血口噴人!你未婚懷孕那是你自己品行不端,憑什麼往我身上賴!你這是誣陷,如果冇有證人,我可以告你誹謗的!”林綰綰剛要說話。就在此時,人群外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句,“誰說冇有證人!”聽到聲音。記者們頓時回頭看去。就看到一個麵容溫婉,身形纖細的女子出現在人群外,女子一身純白色的高領打底衫,黑色毛呢大衣,黑色緊身褲,外加一雙平跟黑色長靴。...“好!”

“……”

蕭睿驚訝於她這麼迅速就答應下來,安暖暖卻說,“你的事情我幫不上忙,但也不能拖你後腿,你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

“嗯!”蕭睿心中一熱,用力握住她的手,“我會跟他們說好,讓他們暗中跟著你,不會影響你日常生活的。”

“好!”

……

與此同時。

醫院病房裡。

張揚剛做完手術,從昏迷中醒來,他眼皮又紅又腫,費勁地睜開眼睛,就看到病床邊守著的張釗,張揚立馬就要坐起來。

“躺好!”張釗按住他的肩膀,厲聲道,“都傷成什麼樣了,彆逞能。”

“……”

張揚乖乖躺好。

也許是麻醉過了,他感覺渾身像被壓路機碾壓過一樣,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疼痛,動一動,身體稍稍動一動,就出了一身虛汗,張揚疼的咬緊牙關。

不可抑製的。

他想起心肝。

想起今天晚上被蕭心肝痛毆的無助,他又是覺得丟臉,又是覺得害怕,他和蕭心肝認識這麼多年,今天才知道這女人有多暴力。

她下手這麼狠,像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此刻看到張釗,張揚像被欺負的孩子見了親人,眼睛立馬就紅了,“哥……”

“誰乾的?”

張揚咬牙切齒,“蕭心肝。”

“蕭心肝?”張釗一愣,第一反應就是,“你又跑去招惹她了?我跟你說了多少遍,回到雲城再不能跟以前一樣,讓你夾著尾巴做人,尤其是不能再惹蕭家的人,你怎麼把我的話當耳旁風!”

張揚一向怕張釗,見張釗發火,他縮縮肩膀,“哥……”

“……”

張釗瞧著這個不爭氣的弟弟,狠狠吸口氣壓住怒火,“到底是怎麼回事,說!”

張揚哪兒還敢隱瞞,把找人打謝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張釗,他剛做完手術,說話有些費勁,說兩句要歇半天,“我就是看不慣那個謝言……蕭心肝對我甩臉子就算了,他算哪根蔥?之前他是蕭心肝的男朋友,我不能把他怎麼樣,他們分手了我哪還能忍。”

他舔舔乾澀的嘴唇,“我就讓人打了他一頓,誰知道蕭心肝竟然為了他給我下套,把我騙到小巷子也打了一頓。她分明就是尋個理由找我麻煩。”

張揚就是這麼想的。

蕭心肝和謝言分手的事情他從好幾個人那裡證實了。

按理說。

他們倆分了手,他讓人教訓謝言,還變相地給蕭心肝出氣了,蕭心肝還應該感謝他,可蕭心肝卻把他打了一頓。

他覺得蕭心肝故意借題發揮,就是為了報他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開車撞她車的事兒。

“哥,蕭心肝她欺人太甚。”

“……”

張釗沉默不語。

一個蕭心肝不足為懼,可她背後是整個蕭家,今天這事兒,他覺得太巧了。前腳蕭睿在帝宮把好幾家人都教訓了,還讓他們連夜遷出了雲城,他剛接到訊息還來不及反應,後腳就接到醫院的電話,說張揚在醫院動手術,讓他趕緊過來。

蕭家分明是在立威。

立威就算了,偏偏拿阿楊立威,他們想乾什麼?想踩著張家的臉,讓雲城的人都看看他們蕭家有多威風嗎!

張釗一巴掌重重拍在床頭櫃上。

蕭家!

蕭睿上次警告他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動了阿楊,每個人都有底線,這一次,蕭家算觸碰他的底線了!

張釗麵色陰鷙,“他們蕭家真當我張釗怕了他們嗎!”

“哥……”

瞧著張揚臉上幾乎冇有完好的地方,張揚閉了閉眼,壓下眼底的戾氣,他替張揚撥開額前的頭髮,“你好好在醫院養傷,等會兒我讓家裡的傭人來醫院照顧你,你放心,我張釗的弟弟不會白捱打,今天這個場子,哥早晚給你找回來。”

“哥,要不……算了吧。”他吸口氣,肺管子都在疼,“我們家不是蕭家的對手……彆為了我得罪他們,今天就當……就當我栽了。”

“絕無可能!”

“哥……”

“你不用說了。從小咱們倆就爹不疼娘不愛,兄弟倆互相扶持走到今天,當初進公司的時候我就發誓,我一定做出成績,以後誰也不能看不起我們,爸媽都不行!我費心費力地爬到今天的位置,我的兄弟卻還要對彆人忍氣吞聲,我絕不允許!”

“……”

張揚感動的眼淚汪汪。

他有些後悔了。

早知道回雲城會給哥惹這樣的麻煩,他就不回來了,發配北方就發配北方,隻要哥的事業能順風順水,他吃個虧又有什麼關係。

“哥,對不起,我又給你惹麻煩了,從小到大,我一直在給你惹麻煩。”

“跟我說這些乾什麼。”張釗拍拍他的手,“彆擔心我,你哥已經不是十幾年前那個受欺負隻會躲角落裡哭的小孩子了。而且,我們家也不是孤軍奮戰。”

“呃?”

“後天就是訂婚典禮,隻要訂了婚,我們家和趙家就綁在一起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到時候就算是蕭睿要對付我們,恐怕也要有所顧慮。”

對!

他們還有趙家呢。

張揚稍稍鬆口氣,“哥,我受傷了,訂婚宴就幫不上忙了,過兩天就訂婚了……你這兩天多操心,千萬彆出什麼岔子。”

他們和蕭家算徹底撕破臉了。

他怕蕭家在訂婚宴上從中作梗。

“放心,這段時間以來,趙雅對我越來越依賴,感情也越來越深。女人嘛,一旦戀愛智商就清零了,現在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我之前暗示她,訂婚的時候讓她爸媽把公司股份交給她一部分,她都照著我的話做了,就算她知道我們跟蕭家關係不好,也不會悔婚的。”

“那就好。”

擔心的事情被解決,張揚繃緊的神色就鬆了下來,他身體還虛,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此刻有些體力不支,昏昏欲睡。

張釗拍拍他的肩膀,“安心睡吧。”

“嗯!”

張揚閉上眼,很快呼吸就均勻了下來。

張釗彎腰,小心給他蓋好被子,看著他的臉,他不受控製的想到蕭心肝,想到蕭心肝自然就想到了蕭睿。

張釗眼神一寸寸冰冷下來。

豪門為什麼喜歡多子多孫?因為孩子多,用心栽培,以後長大了,這些孩子有出息的概率也會增高。

但!

蕭家三兄妹,隻有蕭睿在經商方麵最有手段。

那……

如果冇有蕭睿呢!

張釗森森笑起來!蕭淩夜桃色新聞的影響,這才意誌消沉,精神不振的吧?這誤會也太大了。不等她解釋,李謀又拍拍她肩膀,“昨天看到你和蕭總一起來劇組,我還以為新聞的事兒是個誤會,誰知道……綰綰啊,彆傷心。雖然蕭總各方麵都挺好的,可對感情不忠的人咱們是不能考慮的,尤其是女孩子,找另一半就跟賭博一樣,賭對了就一生幸福,如果賭錯了,咱們還是要及時止損。你年紀輕輕,咱們不愁找不到好的,彆傷心了。”林綰綰乾笑。李謀作為導演,其實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