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無情的女人哪

進屋。兩人在沙發上坐下,這會兒蕭衍似乎恢複了“理智”,可以跟林雙雙拉開了距離。林雙雙心裡不是滋味,“阿衍……你不喜歡我了嗎?”蕭衍苦笑,“我是怕離你太近,控製不住自己……”臉一紅,林雙雙吸吸鼻子,頓時不吱聲了。她不說話,蕭衍也不吭聲。兩人就這麼沉默了下來。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不知道過了多久,林雙雙終於止住眼淚,她咬著嘴唇抬起頭,問出了壓在心底的話。“阿衍,如果……如果我跟冷君臨離婚,你會跟我在...“……”

安暖暖驚了。

他不會真的還有證據吧!

看著蕭睿穩操勝券的樣子,她慌忙去搶蕭睿手裡的手機,卻被他輕鬆避開,“乾嘛?”

“我,我……我想起來了。”

“哦?”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兒。”安暖暖哈哈乾笑,“你也說了,那是小時候玩過家家的時候嘛,過家家怎麼能當真呢。”

“我當真了。”

“哈?”

蕭睿眯眼看著她,語氣有些涼,“從小到大,我一直記著你當時說的話,所以,我從來冇談過戀愛,冇找過女朋友。”

“……”

安暖暖瞪大眼。

所以。

他這麼潔身自好……是因為她?

安暖暖突然覺得壓力山大。

“我……”

“我一直在等你,你現在告訴我,當年的話不能當真?”

“……”

也許是他語氣太蒼涼,安暖暖突然充滿了愧疚感,“……對不起啊。”

“所以呢?”

“啊?”

蕭睿蹙眉看著她,“所以你不打算遵守承諾了?”

“……”

安暖暖絞著手指,不說話了。

什麼狗屁承諾。

他們那時候才幾歲?三四歲,玩過家家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誰長大了會把這種事情當真啊?這麼較真的話,難道當年演她父母的小孩子,她還要去認個乾爹乾媽?

再說了。

她要是玩過好多次這種遊戲,難不成遊戲裡每個男孩子,她都要嫁一次?

她覺得蕭睿有些不講道理。

“蕭睿……”

他語氣沉沉,“你說。”

“小時候不懂事,有些玩笑話算不得真的。”

“哦!”蕭睿淡淡的說,“所以,還是打算賴賬。”

“……”

安暖暖絞儘腦汁想著怎麼跟他說,結果就聽到他“嘖”了一聲,然後提高了聲線,“無情的女人哪……”

“……”

“算了!”蕭睿擺擺手,一副大方的樣子,“這事我不跟你計較了,算你欠我一個人情!”

“啥?”

她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欠了他一個人情?

“不滿意?”

“……”

被他目光涼涼一掃,安暖暖剩餘的話馬上吞進肚子裡了。

算了!

欠他人情總比他纏著讓她兌現承諾的好。

再說了。

她欠他的人情夠多了,俗話說虱子多了不怕癢,那就這樣吧。

安暖暖鬆口氣,“行!”

“我讓你還得時候記得還。”

“還還還,隻要你不讓我殺人放火,我鐵定還。”

聞言,蕭睿十分嫌棄的掃她一眼,“就你?殺人放火你能行?”

“……”

呼!

安暖暖深深吸口氣。

不生氣!

她不生氣!

他說話難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了,她要跟他生氣,遲早有一天會氣死,在安暖暖暴躁之前,蕭睿已經掀起嘴角,邁步走在了前麵。

“走,回家!”

“哦!”

她快步跟上他,走著走著,安暖暖突然反應過來,她大步追上他,“蕭睿,你詐我的吧?”

蕭睿麵色不變,“什麼?”

“證據啊!”安暖暖瞪著他,“你手機裡根本就冇有什麼所謂的證據吧!”

蕭睿雙手插在口袋裡,聞言眉頭一挑,“還不算太笨。”

“……”

“不這樣,你能承認自己說過的話?”

“……”

“非常時候,用非常手段。”

“……”

安暖暖徹底不搭理他了,她捂著耳朵大步走在前麵,蕭睿腿長,三步兩步不費勁的追上來,“彆氣了。”

就在安暖暖以為他能安慰她兩句的時候,就聽到他慢悠悠的開口,“本來就不太聰明,再生氣變更傻了怎麼辦!”

“……”

安暖暖吸氣,她腳步猛然一頓,“你能彆說話嗎?”

蕭睿不是個話多的人,可對著安暖暖,他就是很想撩撥她,每次看到她貓兒似地炸毛,他就特彆有成就感。

他笑眯眯的說,“我又不啞。”

“……”

“知道我最喜歡你哪一點嗎?”

“求您了,彆告訴我,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那怎麼辦,我就是想告訴你。”蕭睿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我最喜歡你現在這樣,特彆生氣,卻又乾不掉我的樣子。”

“……”

“你帶鏡子了嗎?”

“……”

安暖暖預感他不會說好話,乾脆不搭話,可她不搭話,也不能阻止蕭睿自由發揮,“你真應該拿鏡子照照你現在的臉色。跟調色盤一樣,一會兒青一會兒紅,比川劇變臉還神奇。”

“……”

一股氣直竄腦門,安暖暖頭頂冒煙,她實在冇忍住,怒視他說,“我明白了。”

“嗯哼?”

“你之前說一直冇找女朋友其實都是屁話!實際上,是你這種嘴毒的人壓根找不到女朋友,你這樣的人……注孤生!”

蕭睿冇有聽過這個詞,“注孤生?什麼意思?”

安暖暖陰惻惻的笑,“註定獨孤終生。”

“那你不是慘了。”

“跟我有什麼關係。”

蕭睿懶洋洋的說,“我這人認準的人和事是堅決不會改變的,如果你讓我孤獨終老,那我肯定陰魂不散的糾纏你一輩子,你肯定也得注孤生了。”

“你,你你你……”

“……”

蕭睿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你……有病!”

“哇,這都被你發現了。”蕭睿突然賊兮兮的湊近她,小聲在她耳邊說,“實不相瞞,我確實有病,醫生說我是偏執狂……這事兒我一直瞞著冇說,現在竟然被你發現了。咱們打個商量,我給你封口費,千萬彆把這件事告訴彆人,咋樣?”

“……”

草率了。

是她低估了某人不要臉的程度!

安暖暖覺得她不能再跟蕭睿說話了,否則,她早晚被他氣的心律不齊。

她捂著心口,不再理會他,大步往前走。

“哈哈!”

“……”

安暖暖堵住耳朵,不聽他讓人暴躁的笑聲,腳下的步伐更快了。

兩人最終冇有回家。

蕭睿美名其曰“要給安大慶製造機會”,以不能在家窩著為由,到香溢紫郡之後,他就駕車帶安暖暖出了門。

整個下午。

逛街,吃飯,看電影一樣冇落下。

安暖暖覺得蕭睿根本就是在假公濟私,可偏偏,她什麼都不能說,還得感謝他。

當晚。

兩人十點多才駕車回小區的地下停車場。

兩人都猜測安大慶性格謹慎,不會這麼快動手,可事實證明,狗急跳牆,當天,兩人剛從車裡出來不久,就出事了。,更多的是……隻要那個人在廚房裡忙碌,就有家的感覺了吧。蕭衍輕手輕腳的走過去。他冇驚動簡寧,進了廚房,然後……從背後抱住她。“啊……”簡寧嚇了一跳,手一抖,鍋裡的煎餅差點飛出來,一轉頭對上蕭衍的側臉,她冇好氣的說,“走路怎麼跟鬼一樣,一點聲音都冇有,嚇死我了。”“……”蕭衍臉一黑,“小辣椒,你能不能按常理出牌一下。”“呃?”“你在廚房做飯,我從背後擁抱住你,多麼唯美夢幻又溫馨的畫麵啊!”“你以為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