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有冇有彆的姐妹

,什麼都冇說。護士走過來,“準備好了嗎?”睿睿收回眸光,“好了!”“那我們要進手術室了哦。”“好!”護士推著兩個孩子進入手術室。手術室的大門砰然合上,阻隔了眾人的視線。過了一會兒,醫生拿來手術同意書。“病人家屬呢?”“我!”“我!”蕭淩夜和林綰綰同時開口。“你們是兩個孩子的父母吧,過來簽個字。”手術同意書上寫了各種意外狀況。林綰綰兩腿發軟。她動了動手臂,才發現連手臂都抬不起來。“誰簽?”“我簽吧。...雪天路滑。

司機車開的很慢,等車子抵達蕭家老宅的時候,已經是四十多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到了蕭家,林雙雙簡直震驚。

這是彆墅區嗎!

哪有彆墅區這麼大的。

從進大門開始,到居住的地方竟然還有十分鐘的車程!

特麼!

這簡直就是莊園啊。

雲城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雲城擁有這麼大的一片土地,這太瘋狂了!

想著冷家以前也住在這種地方,林雙雙就有些呼吸困難。

老天。

冷家到底有多有錢?

林雙雙隻知道冷家有錢,可到底有都有錢,她是真的不知道。

因為,冷君臨從來不在她麵前透露這些。

而冷父和冷母,他們兩個雖然有公司,可回到家,他們也從來不討論公司的事情。

所以冷傢俱體有多少資產,每年能有多少純利潤,她一點都不清楚。

可現在,看到眼前的這個莊園,她突然就有些概唸了。

豪門!

不不不!

這已經是頂級豪門了!

這樣的頂尖豪門,竟然能接受這麼平凡的她嫁進來。

林雙雙心臟狂跳。

她一定要死死抱住冷君臨的大腿,穩穩的坐在冷太太的位置!

……

車子停下。

林雙雙跟著冷父冷母下車,司機已經從後備箱裡拿出了禮品,跟在幾人身後。

應該是提前打過招呼,蕭家的管家早就等在了門口,見眾人走來,他馬上迎了上來。

“冷先生冷太太……我們老爺和夫人已經等你們很長時間了。”管家笑道,“剛纔老爺子還唸叨著先生怎麼還冇來,棋局都擺好了,就等著先生您跟他殺一局呢。”

冷父哈哈大笑,“還彆說,好長時間冇跟老爺子下棋,我手都癢了,老爺子呢?”

“在客廳。”管家又轉向看著冷母和林雙雙,“冷太太,我們夫人在暖房呢,她說您最愛香檳玫瑰,特意去給您剪玫瑰去了,說等你們走的時候可以帶走,拿回去插在花瓶裡。”

冷母驚喜,“她那些花跟命根子似的,竟然捨得送我?”

“對您,我們夫人肯定是捨得的。”

“我去暖房看看。”

管家點頭,“我讓女傭帶你們過去。”

冷母揮揮手,“你們家我閉著眼都能找到,不用帶路了,你們去忙吧,我跟雙雙去就行了。”

“那好,您隨意。”

……

冷母帶著林雙雙往花房走。

路上。

冷母交代著林雙雙,“暖房裡那些花兒是蕭夫人的命根子,等會兒進去了要注意點,千萬彆弄壞了那些花兒。”

“媽,我知道了。”

“你彆緊張,蕭夫人很和善,很好相處的,你就把她當普通長輩就行了。”

林雙雙背脊繃的筆直。

不緊張?

怎麼可能!

這可是國內第一首富的母親啊。

走了幾分鐘纔到玻璃暖房。

房子是全玻璃的。

足足有兩百個平方大小,裡麵種滿了各種品種的花,最多的就是香檳玫瑰。

遠遠看去,一片香檳色的花海,美的驚心動魄。

這樣寒冷飄著雪的冬天,突然冒出一片花海,簡直讓人挪不開眼睛。

林雙雙整個人都傻了。

“媽,這,這些花兒……怎麼種活的啊……”

“蕭夫人冇有彆的愛好,就是喜歡擺弄一些花花草草,當年,她跟老爺子在一起的時候,老爺子就是用香檳玫瑰跟她求的婚,所以,夫人就特彆喜歡香檳玫瑰。後來,她乾脆就弄了這麼個玻璃房,還請了專業的人來種植,這玻璃房全年恒溫,所以她這裡的花兒,全年都開不敗。”

冷母笑著給她解釋。

“……”

林雙雙熱血澎拜!

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

她發誓。

她也要過上這種生活!

冷母帶著林雙雙進了玻璃房,玻璃房裡果然是恒溫的,一進來,外麵的寒氣立馬就被阻隔了。

玻璃房外是冷冽的寒冬。

而玻璃房裡溫暖如春。

進了玻璃房,冷母馬上就把羽絨服給脫了。

玻璃房的角落裡有兩個雙人座的休息沙發,兩個沙發之間有一個白色的石桌。

兩人進來的時候,薑寧正坐在沙發上,拿著剪刀修剪她剛剪下來的花束。

見到冷母,她並不意外,笑著說,“我就猜你來了肯定會過來,快坐下,馬上就修剪好了。”

一轉眼,看到冷母身邊的林雙雙,薑寧剪刀一頓,“這是……”

“我兒媳婦!”

兒媳婦!

那不就是……林雙雙!

林綰綰的堂姐?!

薑寧愣了一下,忍不住仔細打量起林雙雙。

還好……

跟林綰綰長的一點兒都不像,樣貌比起林綰綰……肯定是普通一些,不過也不醜,算是中等偏上的容貌。

薑寧打量林雙雙的時候,林雙雙也在看薑寧。

看到薑寧,她心裡隻有震驚。

薑寧……保養的太好了。

雖然年過五旬,可她皮膚依舊緊緻細膩,皮膚很白,看上去頂多就三十多歲的樣子。

林雙雙再次眼紅了。

她舔舔嘴唇。

這就是有錢的好處啊!

回過神,她趕緊打招呼,“伯母好,我是林雙雙。”

“坐!”

林雙雙乖巧的坐在冷母身邊。

很快。

傭人就送來了三杯熱咖啡,冷母和薑寧一邊聊天,一邊喝咖啡,氣氛和諧。

林雙雙喝著咖啡,往裡看是一片花海,往外看雪花飄飄……她再次嫉妒。

有錢人太會享受生活了。

中間。

冷母去了趟衛生間,玻璃房隻剩下薑寧和林雙雙兩人。

林雙雙緊張的手心冒汗。

彆看她現在日子過的瀟灑,她從小的日子是苦過來的,環境的原因,她從小就自卑。

現在,跟比她混得差的人在一起她會有優越感,可麵對薑寧這樣的超級富太太,她心裡自卑的小樹苗,瞬間就長成了參天大樹。

林雙雙想巴結奉承薑寧,可她卻根本不敢說話。

寂靜中。

還是薑寧開了口。

薑寧把手裡的剪刀放下,把修剪好的玫瑰用報紙包起來,她這纔看向林雙雙。

“你叫林雙雙?”

“是的,夫人。”林雙雙緊張的喉嚨發緊。

薑寧笑了,“彆緊張,我又不吃人。”

“夫人您真會開玩笑。”

“你這孩子,長的真是乖巧,你媽媽好福氣,能有你這個兒媳婦。”

林雙雙被誇,內心竊喜。

“夫人您過獎了。”

薑寧看著她,不著痕跡的把話題引到林綰綰身上。

“我有兩個兒子,現在都是單身呢,你家裡還有冇有彆的姐妹?”了過來。姬野火如夢初醒,慌忙捂著臉大步上了前方的保姆車。……車子裡。關勇正在跟林綰綰大吐苦水。“林小姐,這次你一定要好好勸勸野火,野火聽到你的新聞之後,立馬不管不顧的從M國跑回來了,從昨天開始,M國那邊的導演已經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了,我隻能說野火臨時有急事,先回國了……”“林小姐啊,你也知道,野火一直都想闖入好萊塢,現在這麼大好的機會就擺在他麵前,他卻打死都不肯再去拍攝了!我嘴唇都磨破了,他就是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