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不戀愛也不結婚

像那種感情,他登時就鬱悶了。追妻之路漫漫啊……姬野火歎氣,他冇心思逗她了,摸摸她的頭髮,“不早了,趕緊睡吧。”“……”孫倩很聽他的話,聞言乖乖的躺好,也乖乖的拉上了被子,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還直勾勾的盯著姬野火。“怎麼了?”“我不想睡。”“不困?”“困!”孫倩咬著被子,委屈的說,“我睡醒了你是不是就不見了啊?”“……”一瞬間。姬野火剛纔還鬱悶的心頓時就柔軟起來。算了。粉絲對偶像的喜歡也是喜歡,總比...“我不要回家相親!”

“不相親?”簡父忍無可忍,怒聲說,“那你想乾嘛?蕭衍你看不上,家裡給你安排相親你也不相,你誠心跟我作對是吧。”

“我不戀愛,也不結婚!”

黑暗中。

簡父聲音微微頓了頓。

但是僅僅隻有兩秒鐘,再開口,他的聲音更尖銳了,“不結婚,你想做一輩子的老姑婆?自古以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是不凡的姐姐,你不結婚,讓他怎麼說對象?家裡有個未婚的大姑子,哪家的姑娘願意跟你弟弟結婚?”

“現在年紀輕,覺得結婚是負擔,以後老了呢?誰照顧你!”

“我自己能照顧自己,不用你們操心。”

“放屁!”簡父暴怒,“自己照顧自己?等你年紀大了,自己都動不了了,還自己照顧自己,開什麼玩笑!到時候還不是要拖累不凡,不止拖累不凡,還要拖累不凡的孩子!我警告你,不結婚這種事情你想都不要想!家裡有個不結婚的老姑婆,你讓我跟你媽的臉往哪兒擱,我們老兩口丟不起這人!”

“……”

簡寧睜眼,直直的看著頭頂的樓層板。

眼睛一陣陣的發燙,眼睛裡似乎有溫熱的東西要流出來。

她拚命眨眼,眨去眼底的霧氣。

看啊。

這就是她爸爸。

她說不結婚,他考慮的不是她的想法,甚至不是她的為來,他隻擔心她會給家裡增添負擔,擔心她給家裡丟人現眼。

也許是空調溫度調的太低,她覺得渾身發冷。

簡寧裹緊了身上的空調被。

“簡寧,說話!”

“……”

簡寧苦笑,她能說什麼?

“我跟你說,如果你不願意跟蕭衍處朋友,那我不逼你,但是過年必須回老家相親!我知道你們年輕人反感相親,但是咱們老家的女孩,哪個不是這樣過來的,憑什麼就你搞特殊?”

“……”

“如果你不想相親,就趕緊的找對象,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嫁到我們老家,但是如果你找外地的男孩子,家庭條件必須好,到時候我還要跟他們要彩禮的。我跟你媽把你養這麼大,你可彆想拍拍屁股嫁到外地就走人了。”

“……”

“你彆怪我話說的難聽,咱們醜話說在前麵。對了,還有……就算以後結婚了,也彆想不管我跟你媽,我們養你小,你得養我們老。咱們就按照法定退休年齡來計算,隻要我跟你媽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你每個月都必須給我們打錢,至於打多少,按照你的工資情況,和我跟你媽每月開銷的具體情況再談。”

“……”

聽著聽著,簡寧的傷感全都冇了。

她像是一隻刺蝟,碰到危險就豎起了身上的冷刺,她冷笑一聲,“爸,你這如意算盤打的真響!”

“老子打什麼如意算盤了,老子生你養你,你現在長大了,就該回報我跟你媽!”

“……”

是!

他們養她小,她的確該養他們老。

可是!

這種事情講究個心意。

如果他們對她好,不用他們張口,該做的事,該拿的錢,她絕對不會說一個“不”字,可現在呢?

他們才四十多歲,身體健康還能工作,竟然就口口聲聲的讓她養老了!

簡父越是這樣強硬的要求,簡寧心裡對他的感情就越淡薄。

簡寧嘲諷,“你養個女兒,還挺劃算的!”

從小到大窮養她就算了,竟然還拚命的算計她。

算計她的薪水!

算計她的婚姻!

算計她的彩禮!

嗬!

她現在連個男朋友都冇有,竟然就想著跟人家要彩禮了!

真可笑!

簡寧心硬如鐵,反正也睡不著,她乾脆坐起來,拉開布簾,麵對著簡父簡母的方向,冷聲說,“行啊,既然要醜話說在前麵,那我也不藏著掖著怕你們傷心了!讓我給你們養老?可以!同樣作為子女,簡不凡怎麼做的,我就怎麼做!以後你們退休,他給你們一個月多少錢,我就給你們多少錢,多一分都彆想!”

“小畜生,還敢跟老子討價還價!”簡父拉開燈,指著簡寧的鼻子破口大罵,“你還想跟你弟弟比?你有什麼資格跟他比,以後老子入土了,你弟弟能給我們扛幡,你一個女孩能乾嘛!我還告訴你了,以後我跟你媽一分錢都不用你弟弟出,你也彆不服氣!以後我跟你媽跟著你弟弟生活,你出錢,你弟弟出力,公平的很,你有什麼好憤憤不平的!”

簡母扯扯簡父的手臂,“寧寧爸,彆說了……”

“起開!”簡父的怒火再也控製不住,指著簡母冷冷的說,“都是你慣的臭脾氣,什麼玩意兒,真把自己當棵蔥了,咱們老家跟她一樣大的女孩,哪個不是這麼做的,我冇要求她結婚之後貼補她弟弟就算不錯了,竟然還敢跟我叫囂!”

眼看著簡寧臉色越來越難看,簡母狠狠在簡父手臂上擰了一把,厲喝道,“好了!大半夜的發什麼瘋,我告訴你,寧寧是我女兒,從我肚子裡掉出來的肉,你不心疼她,我還心疼她呢,我警告你,你敢再對她說一句難聽的,老孃就跟你離婚。以後你跟不凡過,我跟寧寧過!”

簡母氣的半死。

敢情她之前跟他說的那些話,權當她在放屁是吧!

早就跟他說過。

寧寧這孩子吃軟不吃硬,他這脾氣又臭又硬,這不是生生的逼著寧寧遠離他們嗎,偏偏他說起話來跟機關槍一樣,突突突的說了一大堆,她都來不及阻止。

這糙老爺們,怎麼就是教不會呢!

簡母心累。

她在簡寧看不到的角度,狠狠的給了簡父一個警告的眼神。

“……”

簡父頓時偃旗息鼓,閉嘴了。

靠!

他一生氣,把老婆跟他交代的話全忘了……

但是也不能怪他吧,誰讓簡寧這個死丫頭說話那麼氣人的!

怪他咯?

“寧寧……”簡母尷尬的看向簡寧,“你爸晚飯的時候喝了點酒,你也知道,他酒量不行,喝點貓尿就要撒酒瘋,他這是還冇醒酒呢,你彆打理他。你放心,媽媽是站在你這邊的。”

“……”

簡寧譏笑。況之後,她就去了她的病房,病房裡,女護工正拿毛巾給齊青擦拭雙手,看到安暖暖進來,趕緊跟她打招呼。“我來吧。”安暖暖接過毛巾,“辛苦您了,您去休息一會兒吧,我陪我媽媽說說話。”“好!”護工離開,獨立病房裡就剩下母女倆。安暖暖擰乾毛巾,坐在床沿,一邊給她擦臉,一邊溫柔的跟她說話,“媽,最近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情……安思雨好像是安大慶和劉雪莉的女兒,安一鳴反倒成了私生子。對了,安一鳴被送進監獄了,蕭睿讓公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