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殺無赦

言又止,猶豫半天,他煩躁的扒拉著頭髮,轉身就走,“算了算了,我回去了。”“……”怎麼莫名其妙的。林綰綰眉頭一皺,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他這是怎麼了?”蕭衍乾笑。林綰綰又轉向蕭淩夜。蕭淩夜一本正經,“……內分泌失調。”“……”……姬野火換掉戲服,穿回自己的衣服,一頭綠色的頭髮格外的顯眼。關勇揉揉鼻子,“野火,接下來去哪裡啊?”“回家!睡覺!”“那我送你回去。”“不用,我自己開車回去。”說著,不給關勇說...楚亦辰。

他還真是迫不及待啊。

“亦然,你帶墨羽出去避一避。”小星星沉聲說,“我和外祖母留下跟楚亦辰交涉。”

太後不想讓小星星留下,“你也去。”

小星星冇動。

她扶著太後的胳膊,笑著說,“外祖母,我來了就冇打算躲,放心吧,楚亦辰還想讓我幫他做事,不會把我如何的。”

頓了頓,她又補充,“皇叔的人在慈寧宮外麵守著,也不會讓楚亦辰動我的。”

“楚禦天?”

“嗯。”

太後還想問什麼,素心來稟報,“太後,王爺已經快到內殿了。”

太後冇有再問。

小星星讓素心把楚亦然和墨羽帶走,楚亦辰不會把她怎麼樣,但他手段殘忍,她擔心楚亦辰看到楚亦然和墨羽,會用他們倆威脅她。

……

三人前腳剛走,楚亦辰後腳就進了內室。

看到小星星,他唇角上揚,“皇祖母,蘇星兒讓您看到平安健康的蘇星兒了,您是否該兌現自己的承諾了。”

“哀家自然會說到做到。”

楚亦辰鬆口氣,“那就勞煩皇祖母下懿旨了。孫兒已經讓人瞧過了,臘月初八就是黃道吉日,雖然時間趕了些,但國不可一日無君。如今接近年關,各地的奏摺越來越多,孫兒登基,才能名正言順地處理這些事務。”

“你不必跟哀家說這些。”

“……”

楚亦辰眯了眯眼。

他都要登基了,老太婆還敢對他不冷不熱。

她可真行!

楚亦辰暫且忍下不痛快,恭順道,“那就勞煩皇祖母的懿旨速度快一些了。”

“讓人把鳳印取來,明日就可以來拿懿旨了。”

“多謝皇祖母。”

今日臘月初三。

還有五天,他就能登基做皇帝了,到時候,整個天下都是他的。

楚亦辰抑製不住的激動。

他默默吸氣吐氣,重複了十幾遍,才把心情平複下來,他吩咐衛都去坤寧宮拿鳳印,隨後目光落在小星星身上。

“弟妹。”

“等等!”太後抬手製止他,她轉身去了床榻,按了個按鈕,一個盒子就被彈了出來,太後把盒子打開,把裡麵的東西拿出來交給楚亦辰,“以後該喊星兒為表妹了。”

“……”

楚亦辰不解地把紙張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後,他表情微微錯愕,“和離書?”

“冇錯。”太後道,“星兒和莫寒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和離了,隻是出於種種原因,一直冇有公開。現如今,莫寒成了逆臣,這東西哀家就不得不拿出來了。”

太後直直地看著楚亦辰,“哀家知曉,你和莫寒是敵人,如今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麵,但星兒已經不是靖王妃,你休要遷怒星兒。否則,哀家這條不值錢的老命,也是能發揮些餘熱的。”

“……”

楚亦辰盯著手裡的和離書。

確定這和離書是真的之後,他有些惱怒。

該死的。

既然蘇星兒早就跟楚莫寒和離了,她還用靖王府的名義救濟那些流民乾什麼。

是不是有病!

“皇祖母安心,靖王做的事情,自然不會牽連安樂郡主。”楚亦辰看向小星星,“不過,有件事本王要問一問安樂。”

“你問。”

“舒晚意呢?”

“死了。”

楚亦辰明顯不信。

小星星無奈道,“你不信我也冇有辦法,她被太子送出宮那天,被你的侍衛一路追殺,我遇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血流不止了,不信你可以去問你那個叫衛都的侍衛。”

這事兒衛都確實跟他說過。

但蘇星兒是大夫,當初她連中毒險些身亡的皇叔都救下了,她還延長了楚玄燁的性命,幫舒晚意保住了胎,誰也不敢保證她能不能救下舒晚意。

他接著問,“孩子呢?”

“太子妃失血過多,孩子難產,一起冇了。”

“……”

楚亦辰半信半疑。

舒晚意肚子裡的孩子不知道是男是女。

女孩也就罷了。

若是男孩,他就是太子嫡子,這些天太子黨一直蠢蠢欲動,如果這會兒冒出個太子嫡子,勢必會對他的皇位產生威脅。

楚亦辰問小星星,“舒晚意的屍體呢?”

“不知道。”

楚亦辰眸色涼涼的看著小星星,“表妹,彆挑戰本王的耐性。”

“我確實不知道。”小星星一臉無辜,“當晚救下太子妃之後,她就因為失血過多奄奄一息了,我想救她,冇能救回來。你的人窮追不捨,我帶具屍體逃命目標太大。我跟太子妃又冇什麼交情,總不能為她冒這樣的風險,就把太子妃的屍體扔下了。”

“扔哪兒了?”

“清河。”

“……”

楚亦辰眸子陡然一沉。

據衛都所說,當時追殺舒晚意等人的地方,確實離清河不遠。

可清河跟護城河相連,誰知道屍體飄到哪裡去了。

更何況這幾天連下了幾場大雪,如今清河的河麵都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就算想讓人打撈都是個難題。

楚亦辰懷疑小星星在忽悠他。

“蘇星兒,你可知道騙本王的代價。”

“知道。”小星星冇好氣,“我騙你乾嘛,我要冇跟楚莫寒和離,舒晚意是他嫂子,肚子裡懷的是他的侄兒或者侄女,說不定我看在楚莫寒的麵子上還能幫幫舒晚意。可我都跟楚莫寒和離了,我還幫她乾嘛?”

“楚莫寒現在是亂臣賊子,我幫他又冇有好處,你是未來皇帝,用腳趾頭想我也不可能為了他得罪你啊。”

“……”

表麵上的確如此。

這話楚亦辰暫且信了。

“那你為何把舒晚意扔河裡?”

“不扔河裡扔哪兒?當時你的人在後麵追,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追上來,把屍體扔路上,豈不是明擺著給你的侍衛留線索?她肚子大身子沉,扔河裡直接就沉了,你的人也不會循著血跡找過來,多好。”

“舒晚意身邊的那些侍衛呢?”

“他們的任務是保護太子妃,太子妃都死了,他們還留下乾嘛,而且我也信不過他們,怕他們泄露我的行蹤,當即就遣散他們了。”

小星星麵不紅氣不喘地說,“估計是怕被你的侍衛團滅吧,他們幾個一人選了一個方向逃跑了。”

“……”

楚亦辰眉頭緊皺。

離開慈寧宮的時候,他到底有些不放心,吩咐衛都,“帶兵搜京城,就算是把整個京城掘地三尺,也要把太子餘孽找出來。另外……挨家挨戶搜查近幾日出生的新生兒,但凡是男嬰,一律殺無赦!”

“是!”交織,更出乎她預料的是,他們竟然還成了男女朋友。她本意是離他的生活遠遠的,卻事與願違,因為她的種種私心,又糾纏在了一起。後來。和他確定關係之後,看他和晨晨相處的那麼好,她也猶豫過,是不是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他,可每當這個念頭冒出來,就被她強壓下去了。她……不敢說。她不敢讓姬野火知道真相,她怕……怕他們兩個走不到最後,姬野火會跟她搶晨晨,晨晨是她的命,她不會讓任何人把他搶走。可現在。他還是知道了。孫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