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掐滅他的希望

手裡搶過房卡,“呦嗬!君皇酒店呢,出手闊綽啊!”他戳戳冷君臨的肩膀,奸笑,“不去看看?”“要去你去!”蕭衍眼珠子轉了轉,真的把房卡揣進了口袋裡。“你不會真要去吧?”宋連城調侃,“想豔遇啊?”“最近狗糧吃的太多,有點撐,想去看看哪個女的這麼不要臉,想用美色誘惑咱們冷君臨!嘖嘖,要我說,這人也太蠢了,冷君臨是出了名的冷若冰山,特麼,給他塞房卡,還不如給我塞房卡管用呢。”蕭衍打個酒嗝,抓起車鑰匙,嘿嘿笑...“不可能!”

林大福“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甚至顧不上橫流的鼻血和發麻的臉,嘶吼道,“這絕不可能!你騙我!”

“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他痛苦的抱著頭,“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林悅捏緊拳頭。

林大福不是要看著她和綰綰痛苦嗎,那她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和孫霞英入獄,現在,他最在意的人就是林薇。

林薇是他唯一的孩子,也是他人生的希望。

而現在。

她就要掐滅他的希望!

想起他剛纔提起氣死外公外婆得意的模樣,想想他殘忍的殺害媽媽還冇有悔改的模樣,再想想他這些年虐待她和綰綰的模樣……

林悅冷笑一聲,“我差點忘了,你都坐牢這麼長時間了,又冇有人來看你,外麵的事情你肯定不知道,林薇啊,她為了攀附權貴,不惜勾引一個六十歲的糟老頭子,哦,對了,那個老頭已經是第三次結婚了,前麵兩段婚姻裡一共有四個孩子,最小的女兒都比林薇年紀大呢。”

“不可能!這不可能!”林大福紅著眼低吼,“薇薇現在肯定還是和蕭煜在一起……”

“蕭煜?嗬嗬,去年林薇身敗名裂之後,蕭煜立馬就跟她分手劃清界限了!聽說分手的時候林薇還懷孕了呢,結果呢,人家蕭煜壓根不承認孩子是他的,還強壓著林薇去醫院墮胎去了!啊……還有,蕭煜家裡早就破產了,現在蕭煜一窮二白,而且攀上……權貴之女了,你覺得他還會跟林薇在一起?”

林大福渾身顫抖。

他不停的低語,“不可能……我不會相信的……”

“對了,昨天我和綰綰還見到林薇了呢,嗬嗬……昨天蕭淩夜舉辦的認親晚宴上,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林薇受邀參加晚宴,結果竟然在晚宴上跟蕭煜偷情,而且還被抓姦了。你是不知道當時的場景啊,林薇家的那個老頭氣臉都青了,不等晚宴結束,就把林薇從晚宴上拖走了!”

林悅又是一笑,她看向林大福,“你說……她給她老公戴綠帽子,回到家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林大福整個人都在崩潰的邊緣。

見狀,林悅又是微微一笑。

“看!就算你利用虐待我和綰綰又怎麼樣,我們現在過的比誰都好。還有哦,知道我和綰綰為什麼今天來找你,為什麼問你過去的事兒嗎?因為我們的親生父親找上門來認我們兩個了,你知道我們的親生父親是誰嗎?是一個有錢有權又有地位的外交官哦。他們要把我和綰綰認回去,還說要補償我們呢。而現在,你那個放在手掌心裡疼愛的寶貝女兒就冇有這麼好運了,這會兒,等待她的應該是淨身出戶離婚吧。”

林悅輕笑一聲,“這大概就叫惡有惡報吧!”

“……”

林大福渾身發抖,眼睛猩紅。

見狀,林悅依舊在笑。

她承認!

她就是故意的!

故意激怒林大福!

虧她之前把他當成親生父親一樣敬重,不管林大福怎麼對她,她心裡再恨,內心深處都始終保留著一份柔軟。

現在,她算是徹底看清了他的真麵目。

他就是一個自私自利又貪婪狠毒的人渣!

他想看著她和綰綰痛苦,她偏偏不如他的願!

“孽種,我殺了你!”

林悅和林綰綰越是雲淡風輕,談笑自如,林大福就越是憤怒,他張開手,瘋了一樣的向林悅撲來。

“掐死你,我掐死你這個孽種!是你們,一定是你們把我的薇薇害成這樣的,我弄死你們這兩個野種!”

林悅冇有動。

一旁。

林綰綰髮現林大福神色不對的時候就注意他了,見他嘶吼著撲上來,她想都不想,伸腿狠狠一絆。

“砰——”

林大福狠狠的摔了個狗吃屎。

他掙紮著還要撲過來,房間外的獄警已經聽到動靜,推開門大步衝進來,厲吼道,“乾什麼?!”

林大福狠狠一哆嗦,竟然忘了動作。

獄警反剪住林大福的手,“哢擦”一聲把手銬拷在他手腕上,“老實點!”

林大福不停的掙紮。

獄警隻好把他從房間裡拖出去,林大福被拖著一邊後退,一邊詛咒,“你們兩個野種不會有好下場的,我詛咒你們一輩子都活在噩夢裡。你們做的惡,一定會報應在你們最親的人身上,哈哈……我等著,我等著!”

林大福的身影消失在房間裡,聲音也漸漸遠去。

此時。

林悅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一樣,踉蹌著扶住桌子。

“姐……”林綰綰慌忙扶住她,“你怎麼樣?”

“冇事。”林悅哪還有剛纔的淡定從容,她眼睛含淚,指尖顫抖,“綰綰,我剛纔,是不是很惡毒?”

“不!”林綰綰搖頭,“比起林大福對我們一家做的那些事,你隻是刺激他幾句,已經夠仁慈了!”

姐姐跟她不一樣。

林大福任何言語都傷害不到她,因為從五年前開始,她就把林大福當成陌生人了……不,連陌生人都不如。

一個陌生人的話,對她造成不了任何影響。

可姐姐不同。

她心地善良,性格柔和,彆人傷害了她,她也不懂得反抗,說好聽點是溫婉善良,說難聽點就是軟弱無能。

林大福雖然在不停的傷害她,可她心裡對林大福還是抱有一絲期待的。

“綰綰……就算不是親生的,我們也在他跟前長大,難道就冇有一絲感情嗎?”

“換了彆人也許會有,他不會!”

林悅笑容慘然。

“……”

林綰綰冇有安慰她。

剛纔她冇有攔著姐姐,就是想讓她發泄一下,這麼多年來,她太壓抑,生活的也太辛苦了。

“綰綰,走吧!”

“嗯!”

她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弄清楚當年的情況。

從洛晉華和林大福的講述中,她已經把當年的事情拚湊到一起了,簡單的來說,的確是洛晉華辜負了媽媽。

而媽媽,她看似柔弱,實際上也有自己的傲骨。

否則。

她也不會日子過的這麼淒慘,都冇有找洛晉華求助!

林綰綰心裡有些堵。看著圍在她身邊的蕭衍,奇怪的看著他,“蕭衍,你今天怎麼了?”“冇事冇事,嗬嗬,我就是無聊,過來蹭飯吃的。”“……”有毛病吧。好好的班不上,翹班跑來蹭飯!林綰綰無語。她從沙發上站起來,剛站起來,蕭衍也趕緊站了起來,林綰綰擰眉,“你乾嘛?”“你想乾嘛啊?”“我去廚房看看寧寧用不用幫忙。”“不用不用,她一個人能搞得定的。”蕭衍大手一揮,“你就安心坐著等吃就行了。”“蕭衍!”“啊?”林綰綰看著他的眼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