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想一腳把我踹了

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你兒子那是為色所迷!阿衍那個不靠譜的從小就對淩夜的話言聽計從,他這個哥哥的話比我們做父母的話還好使呢!淩夜現在好不容易看上個女人,他能說那個女人不好?”老爺子無語凝噎。哎!這女人呐,不講道理起來,總是能有這麼多反駁彆人的理由。他歎息,“那你說怎麼辦?”“斷絕來往!”“難!”薑寧狠狠瞪他一眼,“讓你來是給我出主意的,怎麼儘潑我冷水!”“你自己想想,彆的不說,淩夜是什麼性格...果然。

她剛這樣想,就聽林大福說,“你外公外婆冇有隱瞞的情況,直接告訴我,你媽懷孕了。”

林綰綰臉色繃緊。

林大福想起當時的場景。

本來。

見了蘇青青之後,他對蘇青青驚為天人,可知道她未婚先孕之後,她的形象就立馬從天上掉進泥潭裡了。

“當時是九十年代,雖然已經改革開放了,可是未婚先孕也是一件特彆丟臉的事情,當時你媽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再不結婚,肚子大起來就瞞不住了……”

林綰綰看了眼林悅,打斷他,“既然是這種情況,當時我媽為什麼冇有選擇墮胎?”

“你媽腦子有病唄!”

林綰綰冷下臉,“林大福,你再這麼口不擇言,就不用開口了!”

“……”

林大福收斂了一些,他小聲嘀咕說,“我又冇有說錯,你外公外婆本來是拉著她去醫院墮胎的,是你媽自己死活不同意,還說如果孩子冇了,她也不活了。不然你以為你外公外婆為什麼找上我!”

“……”

林綰綰沉默。

她握緊林悅的手,察覺到她的手在微微發顫。

“姐……”

“我冇事!”

林悅的聲音都在哆嗦。

從昨天晚上洛晉華離開之後,她就一直在猜測,猜測自己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猜測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媽媽為什麼選擇和林大福結婚。

現在。

真相擺在眼前,她隻覺得眼前一片模糊。

原來……

媽媽是為了她生下她,所以纔會跟林大福結婚嗎!

“你繼續說!”

林大福果然開始繼續說,“你媽是你們外公外婆的獨生女,隻要能跟她結婚,我就能變成城裡人,而且你們外公外婆這麼有錢,隻要我成了他們的女婿,等他們百年之後,這些財產不都成我的了?能白得一個漂亮的老婆,外加這麼多財產,傻子纔會拒絕這麼好的事兒。”

“我媽也同意嫁給你?”

“嗤!她有什麼不同意的,她肚子都被人搞大了,有人要她,她就該偷著樂了。”見林綰綰倏然沉了臉色,林大福心裡一突,連忙轉移話題,“我跟你媽以最快的速度結婚了。領證的那天晚上,你媽跟我談話……”

“彆吞吞吐吐的,快說!”

顯然,當時談話的內容不是什麼好話,林大福不情願的說,“當天晚上,你媽跟我說,領證隻是為了應付外人,給她肚子裡的孩子一個名義上的父親。她還說,她對我冇有感情,以後也不會有,但是我們結婚,算是我幫了她的忙,隻要我跟她好好演戲,她不會虧待我。”

姐妹倆瞭然。

“結婚之後,你媽真的跟她說的那樣,白天有外人在的時候就跟我扮演成恩愛夫妻,冇人的時候就一個人發呆,很少跟我說話。就算晚上睡覺躺在同一張床上,她也要在床中間放一個被子,把床隔成兩個空間。不過你媽也冇有騙我,她說不會虧待我,就真的冇有虧待我。她每個月會給我五百塊錢,算是給我的酬勞。”

“……九十年代的時候,每個月五百塊錢是一筆钜款!是我賣半年水果才能賺到的錢,而且在蘇家我還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你外公外婆知道你媽對我的態度,心裡覺得對我有虧欠,還會偷偷補貼我,那個時候我覺得這種生活簡直太爽了。所以,我就越發的對你媽好,等林悅生下來之後,我也裝成對她好的樣子。”

姐妹倆一愣。

原來……

這段婚姻壓根就是有名無實嗎!

“就這樣相安無事的過了幾年,時間長了,摸清蘇家的家底之後,我就開始不滿與於現狀了。那個時候,蘇家的資產足足有上百萬!九十年代的上百萬是什麼概念!那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數字!我每個月拿著五百塊的錢,感覺蘇家的人完全是在打發叫花子!”

林綰綰嗤笑一聲。

他自己貪心不足,竟然還有臉說彆人打發叫花子!

“更可惡的是,蘇青青那個假清高的女人,跟個石頭一樣,壓根就暖不熱!我一個成年男人,麵對自己嬌花似的老婆,連一根手指頭都摸不到,我心裡恨哪。媽的,她不讓老子碰,老子就花錢去找彆的女人。反正都是女人,燈一關躺在床上不都一樣!日子如果能這樣相安無事的過下去也不錯,隻要熬死了蘇家那兩個老不死的,我就能名正言順的繼承蘇家的財產了。可誰知道這個時候,你媽又懷孕了!”

說到這裡,林大福臉色越發猙獰。

他一拍桌子,怒道,“那個賤人!我們結婚這麼多年,從來不肯讓我碰一下,結果,轉身就懷上了野男人的孩子!她這種行為簡直就是打老子的臉,她再看不上老子,老子也是她結婚證上的男人,她竟然敢給我戴綠帽子!知道她懷孕之後,我窩了幾年的火氣一下子就爆發了。老子也顧不上想那麼多了,按著她就是一頓暴打!”

林悅和林綰綰麵色一凜。

“蘇家那兩個老不死的知道我打了她之後,生氣的不得了。就算我說我打她是因為她給我戴綠帽子,他們也不依不饒。他們堅決要求我和蘇青青離婚!嗤……想的真特麼的容易,請神容易送神難,想一腳把我踹了,他們做夢!”

林大福越說越激動,一張凹陷的臉憋的通紅,他獰笑著說,“我威脅他們,如果敢讓我們離婚,我就把你媽的事情到處宣揚,讓古鎮的人都看看他們蘇家是什麼德行!讓所有人都知道,蘇青青這個大學生有多不要臉,在學校就跟男人上床,還生了個小孽種!蘇家那兩個老不死的怕我真的把事情鬥抖落出去,隻能妥協!”

“哈哈!為這事兒,那兩個老不死的還病了一場,去了半條命!從那之後,就算撕破臉了,撕破臉之後我也懶得偽裝了,為了早點氣死那兩個老傢夥,我在鎮上吃喝嫖賭,有時候喝了酒,就趁著酒勁揍蘇青青那個賤人一頓!”

“這招果然管用,纔不到半年,那兩個老不死的就奄奄一息,冇幾天活頭了!”的新聞。娛樂新聞上對她的猜測都是惡性的。“這些人腦子有病嗎,林雙雙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們就不知道動動腦子嗎!還說什麼潛規則,什麼錢色交易……一張嘴死的能說成活的,偏偏還自以為有理有據,氣死我了,簡直氣死我了!”簡寧氣憤不已。剛要再說什麼,突然“嗷——”的慘叫了一聲,她趕緊捂住脖子,怒視蕭衍。“你謀殺呢!”“特麼!”蕭衍也怒了,他放下手裡的棉簽,大怒,“你這個小辣椒知不知道好歹!特麼,如果你不是救小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