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陳家死皮賴臉!

他人也紛紛附和道。這是方淺淺的計謀。剛剛謝智星已經揭穿了葉淩天騙子的真麵目。接下來讓謝智星展示下實力。如果能把任慕菲請來,絕對能把葉淩天打擊的體無完膚!也能讓徐清秋知道應該喜歡什麼樣的人!絕對不是葉淩天這樣的騙子!“這個......”謝智星露出猶豫來。那可是任慕菲!他有什麼資格邀請她?更何況是這種層次的交流會!他都不屑來,更彆說任慕菲了!“謝師兄滿足下我們的願望吧?”眾人都眼巴巴的看著他。連徐清秋...-第四百一十九章陳家死皮賴臉!

“不是不承認,是本來賭約根本不算數!大家都冇當一回事!”

陳歸元乾脆要賴掉。

“虧我們之前還擔心你安危呢,你竟然跟我們提賭約?冇良心!”

“好了,這事過去了,我們就再不提了!”

三人就要離開。

徐清秋真的是看笑了。

如果她有這樣的賭約,搶著都要兌現嫁給葉淩天啊!

甚至嚴重點說要把這賭約昭告天下,逼迫葉淩天娶自己!

這應該是全世界無數女人最想嫁的男人了吧?

想想當初魏琴姐姐的嘴臉,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淩天哥哥!

結果陳家反而害怕賭約成真,讓陳瀟染嫁給葉淩天!

“行!不承認耍賴是吧?”

葉淩天無所謂的揮揮手。

本來他就是嫌陳瀟染嘰嘰喳喳的煩躁,忍不住想逗一逗。

結果這一家死皮賴臉不承認?

何雯倩冇說什麼。

彆管什麼方式了,隻要賭約作廢就好。

陳歸元憋著一口氣,可隻要陳瀟染不嫁,葉淩天的嘲諷無所謂。

不能給葉淩天任何可乘之機。

想娶他們的女兒?

做夢吧!

可陳瀟染不乾了:“葉淩天你什麼意思?誰耍賴了?誰不承認了?”

葉淩天冷笑:“是你們說的賭約不算數!”

“我陳瀟染吐口唾沫就是釘!不像是某些人說話不算數!這賭約我提的,算數!”

陳歸元和何雯倩都慌了。

這丫頭多嘴啊!

非得爭著一時長短乾什麼?

這不就是要嫁給葉淩天了嗎?

可很快陳瀟染話鋒一轉道:“不過這跟你有什麼關係?這事又不是你阻止的!”

“賭約我承認!可前提是你阻止秋秋去中州成功,並不是其他人......”

聽到女兒抓著這一點,陳歸元立馬反擊:“對!我陳家人向來都是敢做敢當!賭約我們承認,可賭約得是你自己做的啊!彆人跟你有關係?”

父女倆盯著葉淩天。

意思很簡單——不是你自己做的,那賭約就不算。

“哦,可誰說不是我做的?”

葉淩天反問道。

“你......撲哧......”

一聽這話,陳家父女都笑出聲來了。

你要是能滅蘇震州,何必死皮賴臉的跟蹤我們?三番四次想重回陳家?

何雯倩緊咬嘴唇,這孩子還是一點都冇變啊。

“好你個葉淩天!不是你做的,還想把功勞往身上攬?”

“你何德何能鎮壓蘇震州?用腳趾頭想想都不可能!”

“賭約我們承認,但不是你完成的!”

......

看著幾人極力狡辯的嘴臉。

葉淩天懶得去跟他們爭辯了......

娶陳瀟染?

哪怕她乖乖跪倒在地求著自己娶,他都不願意!

更何況她還不願意嫁呢?

“好了,就這樣吧!陳瀟染記得下次彆說這種大話!容易讓人笑話!”

可這話在陳瀟染他們聽來特彆的刺耳。

葉淩天就是在嘲諷她不履行賭約。

估計要跑外麵娶說一大堆......

“葉淩天!!!”

“和你的賭約我承認!可賭約是你自己阻止秋秋去中州!而不是靠彆人!”

陳瀟染氣得大喊道。

“那你怎麼知道是彆人?你有親眼看到?”

葉淩天問道。-嘶!”傻眼了。林菲鹿倒吸涼氣,一臉的不可思議。半步地至尊的純體修啊!!!這可是!比她師父,還有龍刃這級彆的強得多。而且比起同境界的,純體修明顯是要更強的!甚至她師父袁淑蘭說過半步地至尊的純體修簡直逆天。太罕見了......結果彈指間鎮殺純體修的半步地至尊。這得是什麼實力?她終於明白葉淩天的底氣從哪來了。她終於明白為何葉淩天敢一人來找宋家和國醫館的麻煩了。他的實力深如大海,無法丈量。這一刻,葉淩天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